美文美图 让心灵有个宁静的港湾 www.yueduwen.com
当前位置: 悦读文网 > 经典文章 > 爱情美文 >

红绳

时间:2020-05-06来源:悦读文网 作者:静女 点击:

红绳 静女 我和他认识的很是巧妙,他是我大学室友玩社交软件匹配到的。至于,怎么到的我手里,这就说来话长了。

男生嘛,和女网友聊天聊着聊着就暧昧起来,发红包寄零食啥的,简直是包养了我们整个寝室。奈何我室友对他没感觉,就想把他东西还回去,怎知这个行为触发这个男的被动技能——死缠烂打。他日日粘着我室友,我室友这个时候可能是有些心动了,她的态度也是模棱两可,一边表示这烦不胜烦一边纵容着这个男生的软磨硬泡。 我们给她支过招儿,一个网友而已,删了就啥都不剩了。她支吾着却说不出来个什么。得!我们一寻思,这是有想法啊!本着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的想法,又都是姐妹一场,小姑娘们叽叽喳喳撮合上了。 这是个兵哥哥,为了追我室友加了我们几个和她关系好的,因为我室友不给他发照片,他就跟我们几个磨叽要照片,我们没有室友同意肯定是不能给啊。他磨叽了几个星期也没要到照片。 但是这是个很有想法的兵哥哥,他一把掐住我的七寸! “我带你上王者,你给我发几张她的照片,怎么样?” “成交!!” 当时的我处于铭文都配不明白的阶段,钻石局都打的困难,来个野王简直是雪中送炭。兵哥哥真不愧是国家的人,钻石局星耀局杀人犹如切菜砍瓜。连胜个十几局都不叫事儿!我一手瑶瑶啥都不用干,一脸懵蹬的上了王者。 兑现承诺的时候到了,这可咋办呀!我把断网断电中暑夺舍各种理由都掏出来搪塞他,我连身患眼疾看不清截图这种活都说的出来!后来还是妥协了,毕竟我不是真的说话不算数。 我把他带我上分我给他照片这个交易行为告诉了我的室友,然后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诉苦我艰辛的上分之路,这才祈求了她的原谅,并且争得了她的同意,拿了一张清晰度不是很高的照片给兵哥哥。 事情这就告一段落,我以为我和他再也不会有交集。 过了很长一段时间,大家聊天不知道聊了什么谈到了兵哥哥,我室友一脸无所谓的表示早就和他不说话了。我才知道他们原来没成,不过这也很正常,年轻人喜欢玩社交软件,手机里的网友可以凑成一个加强排。我室友就曾经把他们拉到过一个群里给她拼夕夕砍价。。。 又过了很久呀,我再也不是混混队友啦。突然有一天,躺在列表底下落灰的兵哥哥,找我打游戏。 打游戏这种事对我来说无所谓,有个技术知根知底大佬总比路人局强,虽然感到诧异,我还是同意了。就这样又开始了我的躺赢之路,惬意的不得了啊。 打游戏也不能悄咪咪的打吧,组队总要开麦的,聊着聊着我发现他真的是健谈又幽默。打游戏之余,我们也开始逐渐频繁的聊天,分享彼此见闻,趣事。 他是个高大威猛的兵哥哥,我是个热情满满的拥军小迷妹。很多事情的发展都是慢慢的渗透浸染,然后有一天猛然发现苗头不对?!但是这个过程是不可逆的,有些事儿回不了头。 他又带我上了王者,这次又不是交易,我没什么可感谢的他的,就意思意思给他充了个皮肤。他说,花这钱干什么,充游戏里还不如买点吃的,然后反手给我充了一个更贵的……我不想欠别人的,只好又买了些特产寄过去给他。 就这样来来回回,好像平常的人情礼往,但我们之间的气氛却越发暧昧。 月老绑红绳的时候从来都不是直接系的,是一根一根红丝交错,虬结,然后汇成红绳。 也不知道他从哪里听说男孩子手上带着女孩子送的红绳保平安,还说战友们都有他也想要,还说军人保家卫国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壮烈了要有个寄托。。总之,我决定给他编一条。 一缕青丝一缕魂,红锦系命送爱人,两情相悦两颗心,白头到老永世情。我不清楚他知不知道这两句诗。但是我确实偷偷放了头发在里边。 红绳寄过去后,他戴着给我拍照片,笑的像个孩子。就算是一米八几,肌肉发达,笑起来时,脸生仍是带着些许稚气,就像是装大人的孩子。活泼的青春气息掩盖了平时的严肃老成。说实话,当时我的心跳不能用小鹿乱撞来形容,就好比是磕了药的老牛在横冲直撞。 就这样呀,越聊越火热,有时候,他会说一些明显越界的话,比如“我希望你缠着我一辈子。”每当这个时候我都会刻意的不去理会,迅速的转移话题,不是因为我多矜持,是因为我怕我忍不住直接捅破那超薄透气的窗户纸。

十月份,祖国母亲过生日,他休假,不声不响的飞到我读书的城市。万幸我们并没有发生照片不符,车站互砍的行为。除了刚见面的时候尴尬了一小会儿之外,我们彼此熟悉的像是已经生活了一起很久一样。 就像平时聊天会聊到吃饭的口味,看电影的类型,我们在这些上边都像真正的情侣一样,深深了解着彼此。我们也都默契的没提那个室友。 一个星期很快就过去,我送他去车站,也走上了异地+军恋这条不归路。 他时而因为多种原因不能和我联系,我也会默默给他发消息,发每天我想给他说的话,发我有多么多么想他。希望他拿到手机后可以第一时间看到。 两年后,我考上了研究生,特意考到了他当兵的城市。这样时不时能见到,每次都甜蜜的很,因为彼此都很珍惜相见的时光。 再后来,我白天上班,晚上绣婚服。对,你没听错,我在自己绣婚服,绣的磕磕绊绊,拆了绣,绣了拆,力求最接近完美。虽然我们还是不能时常相见,但是客厅抽屉里躺着的红本本让我安心了许多。 最配中国式婚服的就是军装。他一身军绿,笔挺的站在那里,我穿着自己一针一线绣成的秀禾服。那个时候,我一定是最幸福最满足的女人。 可是月老的红丝还要经过很多很多工艺才能制作成红绳呀,比如时间的倾轧。不紧实的红丝即使汇集成一股了,也只是叫“一股红丝。”而不能称之为红绳。

其实呀,上边都是我跟他聊天时幻想的。嘿嘿嘿。 那是一次很平常的连麦,我们开着玩笑,他耍宝非要给我算命,说自己是赛半仙,说我要是开开心心的生活,就可以活到一百二十岁,如果愁眉苦脸的生活,就只能活到八十岁。还要给我算姻缘,他告诉我,一定可以找个更好的…… 其实我还知道,我们聊了三四年,我在他的列表里,其实连一个备注都没有,而且分组是在“游戏”里。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布者资料
查看详细资料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20-05-04 10:05 最后登录:2020-05-04 10:05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