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美图 让心灵有个宁静的港湾 www.yueduwen.com
当前位置: 悦读文网 > 散文 > 散文随笔 >

乱世阎婆

时间:2020-04-24来源:悦读文网 作者: 张小群 点击:

《水浒传》写了“二嫂二婆”。嫂子是武松的嫂子潘金莲和石秀的嫂子潘巧云,婆是王婆和阎婆,潘金莲的名气要比潘巧云的大,王婆的用笔要比阎婆的厚的多。

阎婆一家从东京流落到山东郓城,丈夫阎公病故,无钱安葬。宋江出钱助阎婆安葬了阎公,后又娶了阎婆的女儿阎婆惜做外宅。从“阎婆”和“阎婆惜”这两个名字的设计上,可以窥视到作者还是花了心思。阎婆的故事见于《水浒传》第21回《虔婆醉打唐牛儿,宋江怒杀阎婆惜》和接下来的《阎婆大闹郓城县,朱仝义释宋公明》一回中。

书中称阎婆为“虔婆”,虔婆的原意本指盗贼的妻子,也用指妓院的老鸨。如81回《燕青月夜遇道君,戴宗定计出乐和》中说李师师的鸨母李妈妈“世上虔婆爱的是财”。在书中看不出阎婆的对阎婆惜的母女之情,推定阎婆惜有可能并非阎婆的亲女儿,而是青楼交易或人口贩卖意图的收养关系。

因宋江有钱,出手阔绰。惯会保媒拉纤的王婆瞧出了门道:“只闻宋押司家里住在宋家村,却不曾见说他有娘子。在这县里做押司,只是客居。常常见他散施棺材药饵,极肯济人贫苦。敢怕是未有娘子。”阎婆连忙说道:“我这女儿长得好模样,又会唱曲儿。省得诸般耍笑,从小儿在东京时,只去行院人家串,那一个术院不爱他!有几个上行首要问我过房了几次,我不肯。只因我两口儿无人养老,因此不过房与他。不想今来倒苦了他!我前日去谢宋押司,见他下处没娘子,因此,央与我对宋押司说他若要讨人时,我情头把婆惜与他。我前日得你作成,亏了宋押司救济,无可报答他,与他做个亲眷来往。”阎婆话说的很明白,阎婆惜就是她的养老储备金。

这时阎婆惜年方十六岁,宋江已是三十岁了,利益趋使下,成就了一对姻缘。在县西巷内,讨了一所楼房,置办些家火什物,安顿了阎婆惜娘儿两个,在那里居住。没半月之间,打扮得阎婆惜满头珠翠,遍体绫罗。正是:花容袅娜,玉质娉婷。髻横一片乌云,眉扫半弯新月。金莲窄窄,湘裙微露不胜情,玉笋纤纤,翠袖半笼无限意。星眼浑如点漆,酥胸真似截肪。金屋美人离御苑,蕊珠仙子下尘寰。宋江又过几日,连那婆子,也有若干头面衣服,端的养的婆惜丰衣足食。

可惜那阎婆惜虽然被宋江照顾的生活惬意,锦衣玉食,却嫌弃宋江长相难看,又不擅风情,于是开始和宋江的同事张三“有了事”。张三就是张文远,郓城县的后司贴书,宋江同事,生得眉清目秀,齿白唇红。平昔只爱去找小姐,飘蓬浮荡,学得一身风流俊俏;更兼品竹调丝,无有不会。唤做“小张三”,是个酒色之徒。一日,宋江不合带这张文远来阎婆惜家吃酒。阎婆惜一见张三,心里便喜,倒有意看上他。而张三见婆惜眉来眼去十分有情,也便记在心里。向后但是宋江不在,这张三便去那里,假意儿只说来寻宋江。阎婆惜便留住吃茶,言来语去,成了此事。自此打得火块一般热。那婆娘自从和那张三两个搭识上了,无半点儿情分在这宋江身上。宋江但若来时,只把言语伤他,全不兜揽他些个。

这种情况下,阎婆自然是揪心的,如果宋江发觉其中端倪,自己便是好事终了,因此极力撺掇两个人的和美。有次阎婆便把宋江衣袖扯住了,发话道:“我娘儿两个,下半世过活,都靠着押司。外人说的闲是闲非,都不要听他,押司自做个主张。我女儿但有差错,都在老身身上。押司胡乱去走一遭。”宋江道:“你不要缠,我的事务分拨不开在这里。”

事情也是说来就来。晁盖大败官军之后,遂派刘唐携书信和黄金秘密去郓城答谢宋江救命之恩,二人在酒楼上吃了一顿酒。送走刘唐,宋江趁着八月十五的朗朗月色,正要回县衙自己的住处,走在街上不期正遇上阎婆。阎婆一见宋江,非拉着他回县西巷她女儿阎婆惜那儿。宋江也已风闻阎婆惜同张三有染,心里腻烦,几次推脱不过,被阎婆满嘴的鬼话硬是撮弄回家。无奈那阎婆惜见来的不是张三,心便不悦,也懒怠答理宋江。宋江无趣,欲想脱身,被阎婆将门上屈戍搭了,宋江抽身不得。次日五更起身,宋江离家好远,才发觉招文袋丢在家中,大惊失色,跑回来取时,招文袋却早给阎婆惜藏了起来。宋江好说歹说,软硬兼施,而那婆娘自是不还给他并要挟。揭开被子,发现了袋子,宋江动手去抢,阎婆惜不给,情急之下恼怒慌乱的宋江将那阎婆惜一刀杀了。

宋江刚将晁盖的亲笔书信焚烧成灰烬,楼下阎婆听见动静赶上楼来,见女儿已倒在血泊中,却没有立刻同宋江吵闹厮打,而是极力克制住悲愤,只说:“苦也!却是怎地好?”想想看这是常人难以做到的。如果她见女儿已死,马上抓住宋江大叫大闹又踢又咬,结果可想而知。宋江道:“我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你女儿太无礼,被我杀了,随你怎样吧。”阎婆道:“这贱人的确不好,该杀。只是我一个孤老婆子,今后无人养活,可怎么办呢?”一边说,一边哭泣。此时阎婆不吃眼前亏。她先借自忧后半生无人赡养,以示对宋江的依赖和亲近,宋江说:“你不必担心,我乡下有的是家产,保管让你不愁衣食,安度晚年。”阎婆又要求趁天亮前就弄来棺材盛敛了尸首,以防邻居瞧见。宋江说:“也好。我写个纸条,你拿着去棺材铺取来就是了。”阎婆则说:“纸条不管用,最好你与我一同去取,铺子里才肯早早将棺材送来。”宋江一听有理,就同阎婆一同走出家门。

可以说这一招很智慧也奏效,稳住了惶恐不安的宋江,又谋算将他缉拿归案绳之以法。阎婆决计调虎离山,顺手牵羊,让宋江同自己一道去购置棺木。宋江不知她的心思,与她一齐前往。宋江的目的地是棺材铺,阎婆的目的地却是去棺材铺必经的县衙大门,如此宋江落入阎婆的圈套。

二人路过县衙,那大门恰好打开。阎婆一把揪住宋江,大喊道:“有杀人犯在此!”吓得宋江顿时慌作一团,不知所措。县吏闻声赶来,正待追问,恰巧常常得宋江赍助的闲人唐牛儿经过,见阎婆纠缠宋江,赶上前去“不问事由,叉开五指,去阎婆脸上只一掌,打个满天星”,阎婆不由松手,宋江趁机逃了。

后来的故事我们都知道,一直逃亡在外的宋江,收到父亲的“死亡”家信,不顾一切的回家奔丧去了。进门后发现,父亲骗了他,一切都是家人的运作,一切都安排妥了。因为赶上天下大赦,宋江只被判了个脊杖二十,刺配江州牢城。

宋江的供述还是撒了谎,说前年秋间,典赡到阎婆惜为妾。因阎婆惜不良,一时恃酒,争论斗殴,致误杀身死,一向避罪在逃,既然被抓,那就甘愿认罪。此时书中提了一笔阎婆,只用了“那时阎婆已自身故了半年”11个字一笔带过,前面并没有说阎婆有病,也没说她体弱,估计也就40来岁的样子吧,若因悲伤过度或突发病症而死,几个字也是能交待清楚的,咋就突兀的“自身故了”。这许是施耐庵故意留给我们想象的空间。

阎婆原来和丈夫、女儿在东京靠卖唱为生,为了生计,领着阎婆惜走南闯北,有了“只去行院人家串”的经历,因生活无着去郓城投亲不遇,丈夫病死,无钱埋葬,恰遇王婆这个热心,又连带攀上了宋押司,从此过上了衣食无虑的日子。知道女儿与张文远私通,她仍极力弥合女儿与宋江的关系,先是硬拉宋江回家,回家后怕宋江走掉又关上门,然后置酒办菜,硬拉上女儿,自己陪伴在侧,同宋江张家长李家短地说个不停,意思仍在留住宋江。她这样做,一是为了生活,因为宋江是她们母女的供养;二是知恩图报,女儿有负宋江心知肚明,内心愧疚,从她百般挽留宋江的行动中可以明鉴。人也算精明,处事也情理。最后还是落了个不明不白地丢了性命。她既不像恩将仇报的清风寨刘高夫人,贪财拉皮条潘驴邓小闲的王婆,也不像偷和尚的潘巧云,蛇蝎心肠的潘金莲。所有努力只是想在这风雨飘摇弱肉强食的乱世中安身立命,糊口度日。攀附权贵也罢,贪婪算计也罢,着实没什么罪过。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 乱世阎婆

    《水浒传》写了“二嫂二婆”。嫂子是武松的嫂子潘金莲和石秀的嫂子潘巧云,婆是王婆和...

  • 细节察人

    有一次,曾国藩刚回府,家人便告诉他,李鸿章推荐的人已等待多时。他挥手示意家人退下...

  • 世间百态,我最爱

    最爱一一 清晨喷薄而出的朝霞,幽静的森林湿润的空气,微风吹着树叶沙沙的响声,蜿蜒...

  • 帅老师

    刘光明|湖南 我常记得,有一位双目炯炯有神的美丽大眼睛,是隔壁邻居的帅老师,在我读...

  • 农夫与狼

    一个寒冷的冬天,赶集完回家的农夫在路边发现了一条冻僵 了的蛇。他很可怜蛇,就把它...

  • 山里人―山里情

    山里人,山里情 我的家乡峰峦起伏,峻岭陡崖,沟壑纵横,一座山连着一座山。大山里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