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美图 让心灵有个宁静的港湾 www.yueduwen.com
当前位置: 悦读文网 > 散文 > 散文随笔 >

时间:2020-08-02来源:悦读文网 作者:...... 点击:

我深埋于土壤之中。温暖而潮湿的温床里,我疯狂汲取着养分。我渴望生长,渴望破土而出,我渴望沐浴阳光。

地底很热闹,微生物悄然分解着动植物的遗骸,将其转化成养分;蚯蚓们在我的下方和四周不断翻动,产生空隙,带来空气;动物从地面上经过时,我全身都在微微震颤着,很有趣。

“它们都很好很好”我想。

在地底的半数时光我都有些恍惚,但这不妨碍我去体会这个宏伟的黑暗王国。在那一天我清醒时,我便感知到了——有新朋友来了,就在我身边。

它们很小,也很圆润,听说跟我现在长得差不多。我感到很亲切。“你们好啊,你们也想要发芽吗?”我问道。回应我的是一片沉默。我感觉得到,它们是想回应我的,但它们现在还很虚弱。我想守护它们。

日复一日,生长的本能使我在这片土壤之中深深扎根,我开始拔高身体,用自己的嫩芽破开沉重的土壤,无畏地接触到阳光雨露。那些小家伙也在成长,与此同时,我知道了它们跟我的不同。我是树,而它们,是蝉。

我是一棵树,我在不断地生长,我感觉到我的树冠已经离地面很远很远。“天空很蓝很蓝;太阳除了在正午时太灼热了,其他时间温柔的很;下雨也很有趣,我觉得我可以长得更高更大!真想和你一起体会!”一阵微风拂来,我摇晃着枝丫兴奋地对蝉说道。“谢谢你告诉我们这些美妙的事情,”蝉柔柔地对我说“但是很抱歉,我可能需要很久很久才能钻出地表。”

“蝉,很久是多久呢?”我继续问。“我们也不太清楚,但是相信我,我们一定会出来的。”一只蝉说。“好的,蝉,我会等你们。”我对它们承诺着。我驻扎在这片土地,一年又一年。我的脚边渐渐有了嬉闹的人类幼崽们以及在我树荫夏乘凉的老人们。他们谈天说地,或是打牌下棋,好不热闹。蝉在地底时常沉睡,所以我时常和蝉聊起周边的这些故事,蝉是很好的倾听者,它们很安静,它们在默默陪伴着我,一年又一年。

时光在流逝,年轮在我的身体里不断增加。那是初夏的一个夜晚,微凉的风像往常一样轻轻抚摸我的枝干,我突然听见蝉们开口对我说;“树,我们想我们能够出来了。”蝉没有失约,我也没有食言。它们从地底出来了。

刚开始的柔嫩被一层脆韧的蝉壳所取代,蝉爬进了我浓密的树冠,开始了它们忍耐十七年光阴的歌唱,声嘶力竭。我有些担心,但蝉说,它们的使命便是如此——它们要为我唱响整个盛夏,它们想报答我。

蝉唱了一整个夏天,它们做到了。我是伴着蝉的歌声进入沉睡的,那是初秋时节,蝉的最后一首歌,同样献给我。我听懂了它们歌里的话——感谢我们相遇,感谢一路陪伴。

  我睡了一觉,可能对于我来说这只是一段短暂的时光,但于蝉而言并不。它们消失了。我感受到它们的血肉与泥土相融,化成养分,滋养着我。一阵风迎面吹来,我新长出的树冠沙沙作响,我沉吟起蝉在我耳边曾唱的歌,为它们,也为自己,送走一个季度。

我的年轮从此又多了一圈。

我平静地接受了蝉的离开,迎接新的一年的到来。花开花落,云卷云舒,我扎根于此十几载,知晓万物生灵皆有其生灭之道。死生无常,道理我懂,但不知为何,哪个地方还是空了一块。我相信蝉会回来的。

脚下的土壤中是埋下不久的蝉卵,那是蝉的后代。地下王国也在为新生命的到来欢呼雀跃。蝉的后代小小的,弱弱的,和它们的父母一样,那么安静,那么脆弱,却又拥有那么强大的信念,那么磅礴的力量。我期待着它们的到来。

“睡吧,小家伙们。十七年后见。”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 上一篇:音之感
  • 下一篇:没有了
发布者资料
...... 查看详细资料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20-07-31 17:07 最后登录:2020-08-26 10:08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 在“乘风破浪”舞台上, 看到了女性的相互欣

    6月26日晚,看了《乘风破浪的姐姐》的第二次公演,感触良多。 六个组的表演都非常惊艳...

  • 柬埔寨散记(之一)

    知道柬埔寨是在上中学时从地理课上知道的,但那时只知道柬埔寨是东南亚的一个国家,而...

  • 喜桂图的蒙古餐饮

    石拐地区位于阴山中断大青山腹地,自古为北方少数民族天然“苑囿”。成吉思汗统一大漠...

  • 大师风范

    1917年,吴昌硕的继配夫人施氏在上海不幸去世,他于是委托老朋友陈先生为其操办丧事。...

  • 整理书籍

    这几天整理藏书,造册登记。流逝的岁月在脑中一幕幕闪过,不同时期藏书形成我的阅读轨...

  • 漫漫西口路:包头(11)

    水涧沟旧称苏尔哲谷,意为“穿山沟”。其水名苏尔哲河,发源于石拐区吉忽伦图苏木水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