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美图 让心灵有个宁静的港湾 www.yueduwen.com
当前位置: 悦读文网 > 经典文章 > 爱情美文 >

春の恋

时间:2020-01-10来源:悦读文网 作者:雪落 点击:

花季已过,可她偏偏等了一季又一季,良缘情深奈何天,他终究还是错过了…

         初见·恰是盛开时

春的墨绿发丝凌乱在空上,头上两枝迎春花笑盈盈的摆动着曼妙身姿,他那双寓意生命的绿色的眼睛半眯着,嘴角微微勾起浅浅的弧度,迈着轻盈步伐游巡大地,所到之处,皆是生命的灵动.他一如既往的为大地带来生机,看着冬雪消融,万物得以复苏,冬带去消亡而他带来新生,日转星移,这是他们的使命.

春站在一小山坡上,向羲和挥手告别,驾着白驹的羲和往西边飞驰赶着回家与她的夫君帝俊幽会呢,羲和随手一挥,布下漫天紫粉色的夕霞.司夜神也开始忙碌着散下星网,星光被粉霞隐没,点点星辉扑朔迷离,随着晚霞渐褪,星辉也愈发明亮,躲在云层后的月姑不知何时也露出半边脸欣赏着春管理下的大地.春始终如一的微笑着,呼出了一串长气,转身走下山,停在一片原野空旷处,用神识探查了一遍周围的生命灵动值,发现有几处灵动值低的地方,他伸出手指弹出绿色的游丝并用神识指引游丝飘去.再检查一遍所有的生物生命值后,确保这片土地的所有生物可以生长后,春紧皱的眉头舒展了一些,深吸一口气后又慵懒地伸了个赖腰,便满意地卧榻在草地上,他望着这梦幻般的星空,脑海里浮现的却是羲和随手布下的余晖图,不由得轻笑了一声,绿色的美眸被贴满印花的眼皮盖上,完成了一天辛苦工作的他是该好好歇息了.

落日虽美,可它带来的是无尽的黑夜...

春一直都知,黑夜不会长,可却从未彻夜不眠,即使他可以永远不休息.

当羲和架着白驹从东边缓缓驰行,白驹的光铃声穿过气层响彻地平线,春揉揉眼睛才慢慢睁开眼回应这悠长的光铃声,春露出皓齿笑得清脆,使劲招手向羲和问好,羲和好似早已习惯春的热情招待,轻摇白驹的光铃,光铃声传向大地,春抬起双臂,一瞬间,深埋在地底的种芽都探出了头,含苞待放的花都开了,经历了秋霜冬雪的老树焕发了新彩,绿填满大地,这是回赠也是感谢.羲和微微点点头,架着白驹摇着光铃离去

光铃声留居,久久不散, 春望着羲和离去的背影,嘴角不由微微勾起一道浅浅微笑,随后思酌着接下来还要去哪,思来想去不知道往哪走, 便随意的走着.

走着走着,绿色美眸毫无客气的扫过四周,墨绿毛刷呼扇呼扇比蝴蝶翅膀扇动频率还快,脚步因着这遍地的绿意而加快.后知后觉,他光临的是一片花海,他的每一步都是美丽生命的绽放,彩蝶围绕在他身边翩翩起舞.

此时的春眼眸里都是笑意,他喜欢生命绽放那一瞬的美,更喜欢整个世界充满生机,不是夜晚生命沉睡的静.忽然,他停下步伐,眼里的笑意被一抹奇异取而代之,原是他眼前一只蝴蝶不知为何停在了某个不知名的东西上.蝴蝶的翅膀覆盖了她整张脸,他不知她是何物,她看不见他.蝴蝶突然合起了翼,春看清她的模样,她一看到了他,蝴蝶飞离,他们不约而同的尖叫.她惊恐地转过身子,春也向后退了一步.她用叶手平扶自己的心,眼睛却时不时向春撇去.

春也定下心来,用左手托着右手,右手大拇指和食指指腹摩擦着下巴,眉毛轻挑,嘴角时不时左右勾起,嘴里还发出.她不敢转过身去看春,两只叶手放在颈前挪动着.

“啊哈.”春眼瞳放大,笑着交叉盘腿坐在她旁边,一手撑着头,一手指示着彩蝶用叶子装露水倒在她头上.滴答,滴答,彩蝶将露水倒在她头上,她顺着水的滴落一抖一抖,两眼凝视前方.

直到她头上的嫩叶因着露水的灌溉而变得艳丽,她回过了神,两叶手捧着腮,欢喜地笑了,欣喜于春给予的活力.正当她捧着脸傻笑时,春闭着眼捧着手凑近她,向她吐出生命灵动的气息.她感受到春离她好近,好近,她看到春白泽的皮肤,墨绿色的睫毛呼扇呼扇地随风而动,眼皮上的印花呼之欲出,她知道,这是他的标记.春正捧着手对着她轻轻地吐出生息,他头上的迎春花因风摆动,他的身上镀了一层绿色的荧光.春不知,她看了他多久.她也不知,她只知刚才时间好像静止了,整个世界,她唯一看到的只有他.

吐完生息了,春满意地缓缓睁开双眼,可一睁开眼他就不想闭上了.她已全然不是初见那般青涩模样,而是,而是,取而代之的是艳丽的成熟, 火红的冠发随意披散,黄蕊发饰的装扮平添了一份小女儿的娇羞,经过淬炼的双眸明亮动人.春感觉咽喉好像被什么东西掐住了,只能浅呼浅吸,脸上出现一抹怪异的红晕.

她也盯着他,四目相对,同一时间,她转过身,他立刻撇过头,用手摩擦着自己的后脑勺,可眼珠却一直在她和地上来回转动,嘴里不经发出几声“嘿嘿”.她嘴角上扬,眼底尽是笑意.

夜幕再次降临,春一如既往地履行他的职责,探查生命的灵动.春站在山坡上,运行生息,通过指尖化成游丝送出.她远远的望着他,他身上镀了一层绿色的幽光,她突然觉得他是这片星空下唯一的光.春完成工作后回到她所在的花海,身上的幽光散去,他迎着月光向她走来,褪去白日的稚嫩,夜晚的他略显沉重,却也更迷人.她转向月姑的方向,春似乎看出她的意思,没有再向前而在离她不近不远处坐下.

春看着她,不自觉地靠近,他只是感觉和她待在一起的感觉很不错.她知道他的靠近,其实,她并不讨厌这种距离.第一次,春觉得黑夜也可以很美,他只想和她共享每一刻每一秒,无论白天黑夜,他只想和她一起.

        别殇·何以为家

当第一道夏雷劈下,春知道,他要走了.春握着她的叶手,向她承诺他一定会回来的,他的身体渐渐变得透明.她皱着眉泪浸湿星眸, 紧闭着双唇, 使劲摇着头.彩蝶恋恋地环绕着他身边,他将彩蝶轻放于她手中.“等我,可好?”春还未等到她的回应,便消失在她眼前.泪顺着脸庞,滑落.

夏是个傲慢轻狂的孩子,喜怒无常的他总是喜欢时而暴雨时而烈日的玩闹.夏第一眼看到她,便觉得她好美.夏向她展示自己的威力,他抬起满是蓝色纹符的左臂,霎时阴雨连绵雷击风鸣.她害怕打雷,可她不想彩蝶受到伤害,彩蝶是春留给她的唯一念想,她用身体护住彩蝶,听到雷鸣她还是忍不住瑟瑟发抖.夏又抬起红纹的右臂,乌云散去,骄阳似火.她轻皱眉头,这烈日虽也不好受,但也总比狂风暴雨好.

终于熬过夏孩的捉弄,可她不知秋的寒霜带来的是容颜的逝去青春不再.秋娘带来遍地的金黄、丰盛的果实,却走了所有青翠.秋娘来到她面前,眼底净是轻蔑与不屑,她的艳丽容颜更是让秋娘燃起嫉妒之火.彩蝶似是感受到秋娘的威胁,向秋娘扑去,秋娘冷笑,手指轻弹,彩蝶被甩到地上.她皱着眉,全身发着抖地捧起彩蝶,恐惧、乞求地望着秋娘,秋娘毫不在意,冷哼了一声,手杖轻点.她的冠发瞬间黯淡,双眸失去原有的生气和灵动,叶身枯黄,她再也不是那个艳丽动人的她了.生息在快速流逝,她好像快要坚持不下去了,她低着头看着彩蝶,用脸颊触碰它.

秋收冬藏,那个萧条过后的冬,来了,带来了消亡.顶着一双鹿角的冬,右手握着木杖,他所到之处皆是雪白,圣洁的雪花落下,大地铺上雪衣.冬向她一步一步走来,周围土地都结了冰,很快,冰霜蔓延到她的脚下,她用仅剩的余温护住彩蝶,她捧着彩蝶放在嘴边呼出热气.她抬头看冬,冬居高临下俯视她,毫无动容.冰霜已经蔓延至她的脖颈,她对着呼出最后一口热气,她成了雪地里最美的景.

春迟了,迟了好久,好久,他再也看不到她那双星眸,再也不能坐在她旁边依偎着她. 彩蝶复苏飞旋空中,春想将她拥入怀里,可一触碰到她那一瞬,冰化了,她的身体消融在空中,化成了乌有, 最后怀抱的是自己,他自嘲的大笑,墨绿的泪倾盘落下.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布者资料
雪落 查看详细资料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20-01-10 13:01 最后登录:2020-01-10 15:01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