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美图 让心灵有个宁静的港湾 www.yueduwen.com
当前位置: 悦读文网 > 经典文章 > 亲情文章 >

舅舅病了

时间:2018-09-29来源:悦读文网 作者:明月 点击:

从电话中得知舅舅的腿摔断了,正在人民医院治疗,心中不由得一惊。

舅舅今年整七十岁,生活在农村。已罹患脑血栓多年,一直腿脚不利落,说话语速慢,不过自理没有问题,而且还一直照顾着因类风湿病卧床多年的舅妈。二老主要经济来源是每月国家发放的养老金和舅妈的残疾补助,两项加起来不到三百元,买最便宜的必需药品,吃最简单的饭菜,日子还算凑合。在县城做生意、打工的女儿们十天半月去探望一次,为二位老人买些吃的用的,生活比较知足。

舅舅育有四个子女,三个女儿,一个儿子。传统的农村家庭里,自然是排行老三的儿子理所当然地承受来自全家老小的各种溺爱,自小顽劣的儿子果不其然地早早地荒废了学业,混了几年后,当了多年村支部书记的舅舅,不惜花重金将儿子户口农转非后,又托关系找门路,把儿子送进了县里效益较好的机械厂,端起了铁饭碗。合该舅舅操心,这个公子哥作风的表弟在车间里又伙同一群小混混偷盗自行车,被抓了个现行。舅舅费尽心思做了番工作,好歹没有拘留表弟,但表弟也只能灰溜溜地离厂自谋职业了。眼看到了说媳妇娶亲的年龄,提亲的不少,但是人家一见面打听,往往就没了下文。经过多番周折,终于定下了亲事,舅舅心里的一块石头总算落了地。娶妻生子的事情顺理成章地完成,那时还有些家底的舅舅在经济上多方填补,基本上有求必应,帮衬着表弟在城里买下了楼房,算是在城里扎下了根。按理说,三十而立的表弟已为人夫、人父,应该知道生活的艰难,挑起家庭的重担了,可他还是那么随心、随性地活着,单位换了又换,没长兴,因此两口子没少干架,隔三差五的闹个离婚啥的也是家常便饭。闹得最凶的一回是去年夏天,貌似表弟走了桃花运,迷上了手机微信,与厂子里的一个网名叫二丫的小媳妇聊得不亦乐乎,关系暧昧不清,结果被媳妇发现,闹得鸡犬不宁,最后以表弟的脸被那女子抓破而收场,据表弟媳妇说,表弟为那女子花几千元买了部新手机。唉!

舅舅摔倒的过程是这样的。舅舅做午饭,从桌子上端着盛着大米和水的锅转身时,整个人没有站稳,锅也扔了,米水撒了一地,整个人直挺挺地摔倒在了地上,好歹锅里的水和米都是凉的,没有被烫伤,实乃不幸中的万幸。舅妈见状,赶忙打电话给本家院里的兄弟,把舅舅从地上背起来,又打电话给城里的女婿、儿子,带着急救车去家里接舅舅。表弟进门后,近半年未见到儿子的舅舅老泪纵横,放声大哭道:“你多长时间没回来了,你知道我和你娘整天吃么喝么吗?”舅舅一家的农田前几年都已经承包给村里人了,每年的四千多元的承包费表弟照单全收,舅舅的生活可谓艰难,一个月的开支不过一百多块钱,真是难以想象。要强了一辈子的舅舅说出这番话,真的让人心酸呀!

舅舅在家中排行老四,家中有三个姐姐。姥爷壮年因病去世,留下只有29岁的姥姥,将12岁的大姨、9岁的母亲、7岁的小姨和五岁的舅舅含辛茹苦抚养长大成人,在农村孤儿寡母的一家有谁会瞧得起呢?生活的艰辛更不必说。鲁迅先生曾经说过:“有谁从小康人家堕入困顿的吗?我以为在这途路中,可以看清世人的真面目。”我想姥姥一家对这真面目一定体会得格外深刻。

好在兄妹四人都比较争气,大姨有些文化,十几岁就早早地到大队里做了会计,帮衬家用,母亲和小姨尽管文化浅,但舍得买力气干活,懂得守寡的姥姥的不易,三个姐姐对这个弟弟可谓呵护疼爱有加,舅舅也很争气,学习上进,以全乡第一名的成绩考入乡中,姥姥一家很是欣慰。舅舅毕业后,有两个选择,可以当老师,也可以到村委会做文书。就当时的情况权衡再三,舅舅选择了后者,也许命运就是如此吧,这个选择后来让舅舅后悔不已,始终未能端上国家的铁饭碗,无法享受到光荣的人民教师的优厚待遇。母亲每每讲到这些,总是为舅舅惋惜,把这些都归结为“命呀”。

小时候,逢年过节,母亲总说:“看看你们多么幸福啊,爹全娘全的,俺那小时候一到过年,姊妹几个都陪着你姥姥哭。” 在三个姐姐中,母亲跟舅舅的感情最深,母亲常说:“当年要不是你舅舅这根独苗,你姥姥应该也不会年纪轻轻地一直守在家里。”言辞间既有对姥姥的怜爱,又有对舅舅的一份感激吧。在母亲看来,是舅舅的存在让这个破碎的家庭一直挺过了风雨飘摇的岁月,一直完整的存在,哪怕一起吃糠咽菜,一起在大年夜里伤心哭泣,一家人始终是在一起的。母亲说:“多咱送你舅舅去上学,总是把他送过铁道,看他走上大道,一直看不到人影儿,我才回去。”想想这幅场景:乡间崎岖不平的羊肠小道,身量矮小、衣衫褴褛的十多岁小姑娘一手牵着弟弟,柔弱的肩膀上背着干粮。这种相依为命的手足情怎能不让人为之动容,为之潸然泪下啊?

十几年前,一辈子都在牵挂舅舅的姥姥去世了,弥留之际,姥姥问母亲:“长盛(舅舅的小名)以后有了难处,你还管他吗?” 已过花甲的母亲肯定地点点头说:“管,管,放心吧,娘!”姥姥听罢,安然地闭上眼睛,嘴角露出了笑意。这十几年来,年迈的母亲尽管自己身体不好,多次住院治疗,但的确是一如既往地关心着舅舅:为舅舅购置了脚蹬三轮车,方便腿脚不利落的舅舅出行,每月为舅舅捎去治疗治疗高血压、脑动脉硬化的药物,这些药价格都不便宜,舅舅舍不得买。

舅舅病了,母亲说的最多的一句话是:“他这是什么命呀?”是呀,幼而丧父失护佑,毕业错失好职业,老年儿子不成材!

祈祷舅舅早日康复,享受人生的福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布者资料
明月 查看详细资料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8-09-10 09:09 最后登录:2018-09-12 09:09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 别让父母在你面前变得小心翼翼

    写下这个标题的时候,我的心是疼的。这是要逼着我们承认是亏欠父母的吗? 打从出生的第...

  • 孩子在这里

    一个朋友,仅仅因为他想干什么时恰好优惠政策结束了,就气得直骂娘。孩子在这里,不要...

  • 母亲

    柴米油盐酱醋茶。昔日的生活,柴字当头。柴是生活的围拢、铺垫和护卫,是家的形式和内...

  • 你把我养大,我陪你变老

    傍晚,我们去散步。我和老公轮流推着轮椅上的外公,去5月的田野逛逛。 前面是一家人,...

  • 母亲

    出门已有好些日子了,想我老妈了,给她打了电话。 我妈开口的第一句话就是吃了没?让我...

  • 妈妈,若有来生,我们还做母女——我做母亲,

    作者:梅寒 那场灾难,来得突然,且气势汹汹,连让她喘息的机会都没有。从发病到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