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美图 让心灵有个宁静的港湾 www.yueduwen.com
当前位置: 悦读文网 > 散文 > 抒情散文 >

轻描淡写

时间:2017-02-14来源:悦读文网 作者: 点击:

篇一:轻描淡写

很不幸,“轻描淡写”一不小心成了专栏(指我们文学社)的题目,意味着我每篇都得挖空心思想个与主题相关的题目。也就是说每篇得围绕一个主题去写,虽说限制不大,但总有些束手缚脚的感觉。笔上无忧,心里不爽。本篇谈咏史诗词。所谓咏史诗词,说穿了就是借用古人的名义意淫历史;而咏史诗词评就是借评论的姿态亵渎古人。

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深闺梦里人

对这一类诗词,感触最深的莫过这句,所谓物极必反,感触越深,想说的越多反而无从说起。

是孟姜女哭长城的悲哀吗?还是君子于役的无奈?透过这两句,我们仿佛看到一个江南女子倚栏翘首终日不去,无他,只为等待那个人有一天能够从战场回来,然而古来征战几人回,过尽千帆终不是。

他还能回来吗?还记得当初相守白头的誓言吗?记得又有何用,君不见,边庭流血成海水,武王开边意未已。如若,记得就有用孟姜女就不用哭长城了,如若,记得就有用那么诗经中的那个女子就不用等到牛羊下来仍不死心了。如若……

一将功成万骨枯,更何况一个王朝的建立。怪就怪那开边未已该死的帝王,你的江山与我等小民何干?那无定河边的冤魂的哭喊你可曾听得见?那独守空闺的妇女的愁怨你可曾看得见?或许,乱花渐欲迷人眼,佳丽三千早就遮挡了你的视线;或许,满朝文武的歌功颂德声早就堵住了你的双耳。

成王败寇,你这该死的王!

大明天子坐龙庭,文武百官命归阴。

几年前去过一次凤阳,想不到改革开放这么多年,如今优越的物质生活并没让当地人们忘记,他们那片土地上曾经出现的朱皇帝元璋同志。能够让历史记住的人只有两种,要么流芳百世,要么遗臭万年。朱皇帝嘛!

说凤阳,道凤阳,风样本是个好地方,自从出了朱皇帝,十年倒有九年荒……

历史是公正的,群众的眼睛也一直鲜亮着。朱皇帝就算不是后一种也绝对不是前一种。

但是,我们的史学家们把朱皇帝们捧到了天上。因为他成功了,而且成王称皇了。

这帮史学家们不得志时就拿自己的研究对象说事,朱皇帝还做过乞丐当过和尚呢,最后还不是做皇帝了?我等翻史书,抠字眼的学者们好歹出门有车,银行有钱,假以时日……于是一个个信心满满,一有机会就跳出来拿朱皇帝做乞丐说事,说的海了,名利双收。

但是,请别忘了这句诗,别忘了朱皇帝的江山怎么来的,鲁迅先生曾经说过,二十四史不过是帝王将相的家史,在史官的粉饰下其真实性可想而知。

然而就连《明史》中都记载着朱皇帝的屠刀曾一次次举向他的开国元勋们,更别说野史及小说了。相信这些每个初中毕业生都清楚,不清楚的请参考当年明月的《明朝那些事儿》一书。

东西越来的不易越害怕失去,江山也一样。因为害怕,常遇春不能不死,因为害怕,徐达不得不亡。因为害怕,胡惟庸案案发十一年后又有三万多人掉了脑袋。因为害怕,明初最后一名将蓝玉不得善终……

难道真应了那句话。鸟尽弓藏,兔死狗烹?要不然韩信的悲剧为什么在历史上一次次重演。刘备的厚黑学,赵匡胤的杯酒学,朱元璋的屠刀学,这都不过是刘邦的翻版,只不过青出于蓝!越翻越有水平而已!

可知?高处不胜寒。所以为了朱允文,为了大明江山万世永固。朱皇帝一次又一次举起了屠刀。屠刀真是个好东西,落魄时用来屠狗,争天下时用来屠城,江山坐稳时,对不起,只有功臣可以试刀了。总不能让宝刀空老吧?谁叫你常遇春蓝玉功高震主,你不死谁死?

汉室御戎无上策,错教红粉怨丹青。

或许王嫱是古代众美女里唯一没受后世诟病的了吧?夫差败了,西施成祸水红颜;董卓败了吕布挂了,貂蝉被后世唾骂;安禄山弄垮了唐明皇的江山,杨玉环被钉上了历史耻辱柱;吴三桂打不过多尔衮,背弃了朱由检,陈圆圆成了汉奸。

什么世道!还有没有天理,西施何辜,貂蝉又得罪了谁?汉皇重色思倾国,李隆基自己好色做出乱伦之事,这倒好,断送了祖辈打下的江山,双手一摊,罪名全推到无辜的女子身上;吴三桂自己卖了国,凭什么由陈圆圆来背罪名?

嫱儿是幸运的(抱歉,我喜欢这么叫,虽然她比我大了近两千岁,而且这样叫确实过于暧昧,但我就是喜欢),至少她嫁给了一个懂得珍惜她的人。不像元帝那笨蛋只看画像不认人。历史往往喜欢和人开玩笑,元帝只重美色却把绝色嫱儿送给了别人,报应不爽!

我不明白为什么每个写嫱儿的诗人都脱不了一个怨字?‘千载琵琶做胡语,分明怨恨曲中论。’放屁!谁说嫱儿一定得嫁给元帝那糟老头?虽然呼韩邪也够老了,但人家儿子复株缧年轻啊!谁叫她姓刘的只看画像,活该把美人送给别人!再说谁又能保证嫱儿有一天能被元帝封后?纵然封后,你能保证他们之间会有爱情?有爱情又怎样?刘邦是出了名的好色,他的后代又岂能例外?终有一天,红颜不再,你能保证班婕妤的悲剧不会在嫱儿身上出现?如果真要怨,该怨的也是汉元帝而不是嫱儿。怨就怨他用人不当,错信了毛延寿。怨就怨他有眼无珠空把红颜送他人。可惜浩瀚诗海里,竟然鲜有在理的句子,我们的诗人们真不知是同情嫱儿还是为什么,或许他们心底的声音根本就是,怎么我就不是匈奴单于!搞半天原来怨是这么来的。要是把嫱儿送给他们,肯定都写《昭君乐》去了。这帮道貌岸然的家伙!

汉室御戎无上策,错教红粉怨丹青。之所以选了这一句,是因为这一句好歹还不是很离谱,毕竟人家点出了关键所在。

其实,御戎无策的又岂止汉室?和亲的事又那里只汉朝有?君不见文成公主入吐蕃,表面风光,其实窝囊。金城公主就更不用说了。汉,唐,中国最拿得出手的两个历史政府都这样,其他的就可想而知了。

我们的史官诗人都是男人,谁会说自己的坏话?于是国家太平社会繁荣时,功劳都是男人的;国破家亡了,好办,两手一摊,所有的污水都往无辜的女子身上泼。所以西施、貂蝉成了牺牲品;杨玉环、陈圆圆变成了祸国殃民的红颜祸水。这什么狗屁逻辑!自己守不住江山往女子身上泼污水,太卑鄙了吧,活该亡国!

好笑的是,在一个王朝战败后,被抓的女子脱口而出这样一句诗。‘大王城头竖降旗,妾在深宫哪得闻。’可笑我们千百年来的史官诗人们见识竟然比不上一个普通的女子。真不知这些诗人们称圣称仙时会不会脸红?或许不是见识不够,不好意思承认罢了!

天下风云出我辈,一入江湖岁月催。皇图霸业谈笑中,不胜人生一场醉。

从来壶中岁月,梦里功名。但男儿身,总被功名累。贪一世英名,追权贵烟云。面对名利,真正能做到“大笑拂衣去”的洁净人古往今来又有几个?

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夕阳几度。江渚白发渔樵,浊酒一壶。多少事,付笑谈。

篇二:轻描淡写,我们的旧约

曾听人说,回忆是一座繁华的桥,却是通往寂寞的牢。那么,牢的里头,关着的就是被寂寞囚禁的你我。

【记忆是我流年的见证】

五月末温暖的夕阳余晖,总是能轻易地挑起我想念你的心情,亦总是能轻易地碾散你我那半世的盛世烟火。然,当童话,述说着你我的结局时,思念便诠释了你我的距离。

当心静时,总能感觉到,有距离的心,很疼,没有距离的心,更疼。

今日,旭阳依旧升起,渐白的光芒伸展在灰色的天际里,我踏着细碎的步伐,走在徜徉着热浪的林荫小路,初夏的灼阳罩在我的头顶上,穿透千缕发丝炙烤着属于我们的回忆。

不知道,这回忆还能维持几秒?不想让炙热的光芒烘干那些流淌在岁月里的柔情,想让你我停留在天际泛白的那一刻,让所有的童话浸泡在恰到好处的温度里。

让那颗脆弱单薄的心,记住曾经许下的约定,留守原地。既不死去,也不复活。

当有些人,随着时间的推移,淹没在布满尘埃的记忆里时,与之有关的情,却不会随着记忆的丢失而被遗忘在风花雪月的沼泽里。因为,那份情真的存在过,即使人走了,那份曾经令人悸动的情怀,却不会走远。

当空白的心,装进了一个故事,就不会轻易地忘却。即使划过痕,刻下伤,今生也无悔,只因那些曾经是你带我走过的,只因是你教会了我该如何匿藏情感。

有时,爱,盛开只是一瞬,却会残败几生几世。那些败落在时间里的痛,不想再去细数。只想牢记,是谁曾经在我浅蓝的青春里,留下了一道明媚而又绚烂的深蓝。

【遗忘是我想你的方式】

一直都知道,我的伤怀,没有人能身同感受,即使找到了一直寻觅的那个人,我也是被忽略的那一个。

我的世界里,总是人来人往,却总也想不起擦肩过后,那些人的容颜。是我无意记起?还是你们走得太过匆忙?

窗台上,那株枯萎的花是一抹泛黄的记忆,在弥散着孤寂的天空里,放映着你我支离破碎的过去。

当,时间被昏黑的光影拉长,记忆却濒临结局。才知道,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我站在你的面前,你不知道我爱你,而是,无论耗费多少时间,我也无法在牢记的回忆里想念你。

不想你,是因为我只留恋那些似雪如花的浮生,不念你,是因为关于你的故事,我的记忆装不下。

在尽然风霜的流年里,你我的深情被命运开成一朵彼岸花,花叶两不相见,生生相错。我们用一场光影迷离的纸上剧,留下了一段戛然而止的传说。

从前,很喜欢,我的世界你还不曾来过,我怎敢老去。如今,却爱上了,我的世界没了摩天轮,依然会很幸福。

或许,不那么刻意的牢记,我才能在遗忘时,记得你曾经来过我的世界。

【安好是守护你我的约定】

我从记忆里描写着你我的相遇,却欣喜过头,忘了写上我们的结局。

暗沉的天空,倾吐着烦闷的气息,整个世界里流淌着潮湿的压抑。凝望,岁月河流中的那一世繁华如梦的过往,如青烟一般悬浮在半空里,牵绕着那句不冷不热的约定。

天,在下雨,细细绵绵地雨丝,浸入我冰凉的肌肤,昏睡在记忆里的童话,渐渐苏醒。

心,在淋雨,浅薄通透地记忆,被净如泉水的雨水洗涤,想起了还欠你一句一生安好。

即使,彼此曾经都是路过,也要在今时今日留下一丝美好的痕迹。

天黑了,雨停了。

夜深了,风来了。

窗外,风吹着孤单一路高歌,哼唱着温柔,坠入遥远的传说。

窗内,踏着暖暖的灯光,进入我的心事,许下你我各自安好。

篇三:轻描淡写,叶落

或近或远,穿不透繁叶落尽竟无声。与友同行,长廊共景。前路可遥,情可待,笑语轻散,风拂难却。

——题记

近日晴好,心难静,便与友至外出游。夏临春将尽,踱步漫散,甚觉燥热,就地附草而坐,远观末春之景,携情释然。

我与友同坐,风轻柔过肩,红尘望眼欲穿。此情有待春复来,但近春欲逝,叶旧绿,树儿交密幽深。挽友同起,欲续闲散。

静静走着,慢慢悠悠,风止断,终了一切纷杂。我拾起了落叶,一片片地遍布前路各个角落的叶子。撩眼前望,叶落无尽头。落叶涵盖了我对春天深深浅浅的回忆,一片片地拾起,一次次地告别春意的氤氲。

经过那些树儿,驻足倾脸侧靠着它们,感受那一曲春的繁华。悄悄闭了双眼,细听叶的吟唱。别再勉强,这树的绿叶不会适合炎夏,那树的绿叶也只适合季节的春。飘落适好,在这个季节和春天共同离开,叶落的美丽,它自熟知。

我甘愿做一滴春雨来滋润任何一片叶子,它将不凋零。我会是个使者,在这个季节。

我甘愿做一日春天来延长对叶子的钟爱,它将不落寞。我会是个标志,在这个季节。

请允许我带走每一片落叶,让此刻的伤消逝。我的心中暗藏着感伤,友或不知。与友同行,看尽叶落成落叶,一尘不染,似残阳残喘,坠落留余霞。细想想,若我未曾在这个季节出现,也许叶落的情我不知,更是殊不知落叶的苍凉。

如若末春的风带得走我的思绪,就把心中的那个我随着落叶一起飘走吧!把我在这季节的回忆填埋甚好,此刻叶落,回忆有着些许伤感,一点点地在融化那份温存的欢悦。

叶落是一种伤的幸福。它在自由地下落,没有留念,没有回想,只在慢慢地归向大地的怀抱。也许这片叶子,或者那片叶子……都欲尾随春的身影,一起匆匆地淌过这个季节的所有时间。

请允我最后回味一次对这春天的感受。这树上叶落无痕,叶子是默默飘落,正如这个季节也是不经意之间瞬逝了春意。

看吧,叶又落了。多想奔跑过去接住那些快要落地的叶子,可我不能。它们情愿终却了生命,定格在这个季节的春,做一个生命的过客。

伤逝情何堪,叶落难再春。复到春来日,叶透意更浓。此情一言难尽,叶落春将逝。可把复春的等待安放在心灵最深处,慢慢地等,静静理解叶落的含义,轻描淡写地勾画这季节的尾声。

篇四:过眼云烟,只能轻描淡写

在过去无数个日子里,自然留存无数的记忆,在无数个记忆中,当然会有轻重深浅之分。有的用心铭记,有的似曾相识,有的总会无意想起,然后思绪回到从前,以不同的距离再一次感受一宿,发现总会有些不舍与不同。有的即便有人提起自己也不一定能够想起。

每个人都有自己孤独的时候,静止了思想,享受几多孤独,每每孤独时候,往往思考的事情越多。

十八年里的我,仿佛尘埃一般任凭风的吹拂,最后找不到落脚点,虽然自己很小,对于周围的石头来说,我感到骄傲的是自己没有和他们为伍。

十八年里的我们,相识,相认,相交,最后互相分离,就好像共同演绎着一部悲剧,任凭心碎,最终含醉离去。。。。[

人生路中,走得越长,知道的就越多,往常自己认为不可能的事,变成了现实。曾天真的认为花儿会常开,身边的人会常留,后来花再次开的时候身边已没有了许多人,再后来花也未曾开过。有些人分开后就会成为故人,正如有些事过去了就成为故事。即使某天无意的相遇,也仅仅只会说“是你呀”但听起来总觉得不舒服,然后相约一笑了之,最后沉默分手。

冥冥之中有些未来的事仿佛就曾经经历过。有时候当你历经一些事时,总会觉得好像曾经发生过一样,仔细想却又想不起来,这就是遗忘。

时间这东西真的很可怕,它可以让人忘记原以为不会忘记的事物,它可以疏远自己曾经最亲近的人,它可以改变一个人的世界观,人生价值观。它让人觉得过去的故事与故人那么近而又那么远……

时过境迁,记忆的画面早已模糊不堪,模糊的笑脸,模糊的屋舍谁家的房檐。

过眼云烟,往日的乐趣早已销声匿迹,何处的笑语,何处的风筝谁手中的线。

我依稀记得你慈祥的面孔却忘记了你为何笑,我依然回味你送我糖时的羞涩却想不起在哪一个转角。

懵懵懂懂,多少个春秋。我承认自己是那么的恋旧,只是这世界太多的事物流逝的太快,还未真正体会到它的来的目的去的原因,还在迷惘时,就已悄然无声的逝去。

于是

只能轻描淡写,你的过眼云烟……

篇五:轻描淡写,那些年华

公园的长廊上,老人坐在椅子上。目不转睛地盯着前方远走的背影,爬满皱纹的脸上写满期待。

——题记

静静地我的心没有丝毫波澜。我可以不去想今天我得到或失去什么。于我而言,没有意义。

我习惯站在窗台或阳台,仰望湛蓝的天空,无限遐想;俯瞰,楼宇外纷纷扰扰,庸俗或华贵的着装急行或漫步。

外出时,我喜欢乘公交车,坐在靠窗的位置看渐行渐远的人和景。那独自等待情人的小男生,匆匆上下班的步伐,年迈老者颤颤巍巍的走过斑马线。夕阳西下,彩霞红光满面的围拢天地,令人无限神往。

我喜欢和我的爷爷奶奶聒噪,他们有一肚子的话没有人去听。他们总是默默无闻,没事的时候捡捡街上的瓶子和纸屑,他们是农村来到城里的老者,不会健身,不懂防老,视力也大大的衰弱看不清,腿也不灵便了。年纪大了,很多时候很唠叨,我的父母也不愿与他们多说话,害怕他们千叮咛万嘱咐的说个没完没了。只是他们需要说,他们看着现代社会的日新月异,无尽的往事,辛酸与哀愁,积满心头,于是他们变得聒噪与不安。他们常常很安静,因为他们明白自己的生命有限了,时间不会停留多久了,于是更加的需要倾诉衷肠。只是当下的成年人都忙于工作为了儿女;年轻人忙着学业和工作为着以后。无暇顾及他们的感受,于是他们越渐孤独。常常烧好了饭菜期盼儿女会来吃一顿,只是每每都落空了。直到饭菜凉了他们才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轻轻下咽,只是为了填饱肚子。

往事历历在目,我斜靠在小庭院的水泥墙边,望着爷爷,他满头的白发,深深的皱纹,微湿的眼角。这就是曾领我上下学,手把手教我写字,扶着自行车后座让我一步步前进的爷爷啊。如今,我在听他诉说那些我不曾经历的人情世故。那时候的生活是喝着白开水烫汤饭;而感情则是一个亲切的问候,一碗热汤;朋友之间一起摸鱼捉虾,玩跳房子游戏不亦乐乎;说故事就是文革和家庭变故;而变故没有所谓的离婚和孩子离家出走,都是吃不饱或人病离世,穷的无钱医治。之后回想起曾经的老同学因妻子患病离世故执意留在村里种庄稼守着老房子不愿去城里的子女家,一年前的某个黄昏因疲劳过度不幸死在灶房里三天之久也无人问津。。说着说着爷爷便泪湿沾襟再说不下去。我听着听着不禁心里苦楚视线模糊。

起身,爷爷的眼中掠过一丝悲愁。近黄昏,阴的黑的云压来。

这些都是真实的往事,没有惊天地泣鬼神的不离不弃之爱,没有令人传颂的伟大。只是这些人和事都是他们老一辈亲身经历的最真实的故事。

是啊,那时候多少今人无法明知的事。战争、穷困、劳作、饥荒,多少令人骇然的事,是今时今日的现代人所无法体味的痛楚与心酸。

那些年华,如今已行将远去,或许没有人感怀留恋,但是他们不屈的精神却永远的留在了当代。我是个在农村长大的孩子,小时候的全部记忆都是和爷爷奶奶携手同床长大。他们的故事,他们对我的教育和养育之恩是我用一生也难以回报的,我除了感恩和谢谢之外便是对他们好,听他们说曾经的往事,这些往事是他们不说心里过不去的坎,就像痛苦说给别人听就会轻松一半,毕竟一个人分担和承受的压力有限。他们郁积一样东西久了便会显得喘不过气。我深知这一点,所以我知道我怎样去爱才是久远绵长而值得的。

公交车缓缓地行驶,一站一停,人上人下。我静静地倾听窗外刮起的风,看云卷云舒。轻描淡写,那些年华,因为从未曾走远。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 花溪游记

    丁酉五月,余离麦镇,赴济花溪。自古相传,黔之一带,有城名筑。筑之一隅,河滩十里。...

  • 许我一剪菩提光阴

    秋风,清凉,是一叶菩提的洁净,轻轻拂落,飘落在我们心中的尘 题记 风吹过的巷口,是...

  • 炼心

    不同的年纪不同的自己,特定的时期总会做些看似无意义却又弥足珍贵的事。有些成为了难...

  • 仓圣公园游记

    仓圣公园游记 (李泉清) 吃完饭,看看手机,才十二点多点。去哪玩呢?要不去仓圣公园...

  • 看不明的美

    早在十几年前,每当我扫院子里的落叶时,总会想起古人的一桩事情:当书童去扫落叶的时...

  • 霓虹灯,车水马龙 灯火阑珊处,谁人等? 拥挤的前途你我十指紧握 磕磕碰碰不求风光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