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美图 让心灵有个宁静的港湾 www.yueduwen.com
当前位置: 悦读文网 > 散文 > 抒情散文 >

七七事变八十周年祭

时间:2017-07-04来源:悦读文网 作者:满江蓝 点击:

七七事变八十周年祭

八十年霎时过去了,当鲜血已经腿色,苦难已经发黄,英雄的怒吼已经喑哑,而那刺破漆黑夜空的隆隆枪炮声,却久久在凝固的那个时空中回荡,象狂劲的北风撕扯着历史的书卷。

在这个从林法则依然有效的世界里,狼的嗜血无需理由。当强盗己经拿起了枪,而我们的军阀却太真的以为只要温良的顺从,射击就不会开始。他们割肉饲虎,相信吃饱的豺狼会在明媚的春光里安然睡去。狼的牙齿从来没有停止撕咬,早在明朝时期,当它们尚处于孱弱不堪之际,大半个中国的海防常被它们袭扰,沿海数百年不宁,它们来无踪去无影,与汉朝初期为害中原的匃奴无异。然而泱泱大明,终无汉武出山,以致遗祸千秋。一朝恶狼强壮,如何会收取它锋利的爪牙?时至今日,也只是一只暂时打盹的狼,却依然双眼园睁发绿。

中华民族的灾难常常从内部分崩离析时开始,而内部的分崩离析又从统治阶级的腐化堕落开始。当杜牧写《阿房宫赋》哀叹秦朝覆亡之时,没人想到强大的唐朝会如此惨淡收场。强盛的王朝没有延续他们的辉煌,只是因为他们在温风细雨里太久了,每一根汗毛都变得如此细嫩。在回廊画苑里徜徉,在美酒佳肴里流连,己经失去了往日里沙场驰骋的血性。

误国的常常是哪些达官贵人,他们居高而不望远,只顾着自家的如花美眷,高宅大院,唯恐炮弹落在他家的花园里。而院外的枪炮只是他们眼中的礼花。他们则喝着酒吟着诗,瞧着戏,谈着共荣,呼吁着和平,分割彼此的领地,即使与仇敌分享民族的肌体也在所不惜。他们对自己的人民则残酷无情,他们只让人民的嘴吸吮残腐的菜液,而不是说出的悲欢;只让人民的身躯记载皮鞭的重重印记,而不是转动的歌舞。

今天,我们有幸在民族快速复兴的年代。然而,我们的身边的虎豹一点也不比八十年前少。只要我们稍有懈怠,它们就会乘隙而入。而我们那些裸奔的公知大腕们,他们转移出他们的家产和家人,必将扛起普世价值的大旗掩盖他们的羞耻,宣扬温良恭俭,软化人民的斗志。本质上,只要机会到来,他们就会与汪精卫的徒子徒孙们认祖归宗。

中华民族自古就不缺舍身捄国的人,当国难来临之际,他们将从那深沟密林中走来,从田野的高粱地里汚泥的水田里走来,从酒肆陋巷里相拥而出;他们或为农夫猎户,或为畈夫走卒,引车卖浆聊以为生。然而当此国破家亡之时,他们义无反顾,手臂相连,慷慨赴死。正是那些隐形的英灵,使中华民族的文明可以五千年长存。

为了我们的子孙后代,刺痛的清醒好过温软的昏沉。如果我们陶醉在温柔乡里继续酣睡,如果我们得意于一时些小的而踌躇满志,如果我们天真的以为虎豹因为牛的吃草而改变它们的食性,如果我们让祖先遗传给我们的血性的血液凝结,那么我们有理由纠结,的幽灵将会在哪个不经意的某个夜晚,在哪个不经意的某个地点再次降临?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 花溪游记

    丁酉五月,余离麦镇,赴济花溪。自古相传,黔之一带,有城名筑。筑之一隅,河滩十里。...

  • 许我一剪菩提光阴

    秋风,清凉,是一叶菩提的洁净,轻轻拂落,飘落在我们心中的尘 题记 风吹过的巷口,是...

  • 炼心

    不同的年纪不同的自己,特定的时期总会做些看似无意义却又弥足珍贵的事。有些成为了难...

  • 仓圣公园游记

    仓圣公园游记 (李泉清) 吃完饭,看看手机,才十二点多点。去哪玩呢?要不去仓圣公园...

  • 看不明的美

    早在十几年前,每当我扫院子里的落叶时,总会想起古人的一桩事情:当书童去扫落叶的时...

  • 霓虹灯,车水马龙 灯火阑珊处,谁人等? 拥挤的前途你我十指紧握 磕磕碰碰不求风光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