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美图 让心灵有个宁静的港湾 www.yueduwen.com
当前位置: 悦读文网 > 散文 > 抒情散文 >

满溏枯荷听雨声

时间:2019-10-20来源:悦读文网 作者:谈笑在指尖 点击:

                  满溏枯荷听雨声

                      2019-10-16

 

秋色浓浓,飘飘洒洒的落叶不经意间就砸出了满地一片的诗情画意。微风习习,秋凉拂面,徜徉湖畔,满地浸黄,风声低吟,湖水枯瘦,长空飞雁一行行。遥望湖心,那些曾遮天蔽日的青荷,也大多折戟沉沙,那曾经风光无限“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的荷溏,不见了踪影,春的碧绿远去,夏的嫣红消失,余下的只是满目的枯槁残荷,画出的是一幅韶华的逝去。溏中残荷,败落的荷花,破败之物,已经过了最好的季节。满池枯荷满池枯叶,满池残荷满池败叶,那些残破的荷叶与数株枯黄的荷杆,相依相伴,无声无息,或蜷缩,或扩展,或昂首,或弯曲,似乎还在向世间倾诉着它们往日映日荷花别样红的风采,似乎还在轻吟着留得枯荷静听雨的声音,以及出污泥而不染的清白。

 

此时又见雨滴落下,深秋以冷雨泼墨般的写意手法,在池溏上挥毫韵墨尽情挥洒,落笔静洁,笔笔留香,留下了一幅写意般的残荷听雨水墨图。站立湖旁,久久地凝望着微风摇曳中的残荷,虽它们已不再美丽,不再青春勃发,不再娇姿妩媚,也不再以那一朵又一朵粉红或洁白的荷花,润出一片风采和秀丽,但那几茎仍在风中坚守着的残荷,任凭凄风飘雨无情的摇曳,依然守着那一缕最初的纯洁在那里站定。我默然无语,我悟不透,既然万物都避免不了由盛转衰,那么败落与再生之间又究竟隔着怎样一段生命的玄机?又,如果说衰与败都是兴与盛的开始,那么每一段生命的成熟,是否也都预示着下一轮的衰老与凋零? 我低头沉思,只将这些悄悄地收于心底。突然间好像有一种感动也在心中弥漫开来,问自己,生命是否都应该在繁华褪尽的萧索里,保持一份生命与生俱来的圣洁与不屈,保持灵魂的那份纯真与高贵,这才是生命最为高雅和最为与珍贵的东西?我不知道在我行将老去的生命里,是否会如残荷般那样昂扬与从容,不知道在我生命中最后的守望里,是否也会有一种别样的安然与美丽。

   

     “竹坞无尘水槛清,相思迢递隔重城。秋阴不散霜飞晚,留得枯荷听雨声。”当年的李商隐面对枯溏残荷,听着淅淅沥沥的秋雨时写的诗句,今天读起来还会令人生有伤感,令人动情。不知当时的诗人是用怎样的一种情怀,吟唱出如此能让人身觉凄苦,又觉得凄美的短诗句?站立残荷溏边,任蒙蒙秋雨飘零,轻轻吟着这首短诗,仿佛很想释义诗人思想的文字语码,去挖掘诗人生活感受的累积。反复轻吟,越觉意深,细咀慢嚼,品味愈浓,感到诗人笔下的这一叶残荷,或许是诗人为了存留这荷溏最后的那点脉息?或许只是诗人为了要聆听一下秋雨的古韵?或许是诗人只是随意一瞥,随口而吟?却不知他的这一“或许”,竟掩尽了千古风流,促成了一首千古绝唱,成就了一首最绵延婉约的唐诗宋词,而李商隐自己也成为这诗中韵中之韵,让后人久久的记在心里。

   

境由心生,情从感来。如果把“红藕香残玉簟秋” 感受为一种清冷,如果在“菡萏香消翠叶残”中触觉到一种苍凉,那么看着滿池的枯荷,读着“枯荷听雨”,你会感觉到雨中的残荷却是那样的凄婉动人,瞧!那一根根像肋骨样立在那里的残荷,续燃着铜锈般的火焰,依然透着铮铮不倒的风骨。侧耳听!你能听见残荷与秋雨在对话,声音虽带沙哑,却依然音律悦耳,恰似那江水之中轻拢慢捻的琵琶之音。它们在风中轻轻的摇曳,静静的接受着风霜,不问世间悲苦,不问风雨雪落,低眉浅笑,独守自己的一座寂寥的城池。

 

这种面对死亡显现出来的淡定,完全是一种历尽了沧桑之后的从容,也是饱经风雨之后的一种洒脱。因为,它深知,秋来只是四季的一个轮回,岁月悠悠,自然规律不可抗拒,在生命结束的时候,也已蕴含着下一轮丰富新生命的开始。直到有一天,人们从残荷的根部掘起一节又一节的白藕时,才真正醒悟,那破败的残荷原来是这样的富有,它依然挺立在那里静静守候着的,是他一生积聚起来最珍贵的结晶。这种沉稳、坦然面对一生的变数,超乎想象,这种如此大气、淡定自若的境界,也让人肃然起敬,眼前淋淋漓漓的残荷,让我也悟得了人生的价值与真谛,人生一世,草木一秋。在盛与衰之间,在繁荣与落寞之中,我已分明看见了生命在不同时间,不同形态里,所展现出的一种别样的风韵,也更加懂得了珍惜每份情感,珍惜这每一天,去平静清淡的过好生活。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布者资料
zb 查看详细资料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9-06-16 16:06 最后登录:2019-10-24 09:10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 咏南昌腾皇阁

    滕王阁,江南三大名楼之一,它位于江西省南昌市西北部沿江路赣江东岸,始建于唐永徽四...

  • 花溪游记

    丁酉五月,余离麦镇,赴济花溪。自古相传,黔之一带,有城名筑。筑之一隅,河滩十里。...

  • 许我一剪菩提光阴

    秋风,清凉,是一叶菩提的洁净,轻轻拂落,飘落在我们心中的尘 题记 风吹过的巷口,是...

  • 炼心

    不同的年纪不同的自己,特定的时期总会做些看似无意义却又弥足珍贵的事。有些成为了难...

  • 仓圣公园游记

    仓圣公园游记 (李泉清) 吃完饭,看看手机,才十二点多点。去哪玩呢?要不去仓圣公园...

  • 看不明的美

    早在十几年前,每当我扫院子里的落叶时,总会想起古人的一桩事情:当书童去扫落叶的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