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美图 让心灵有个宁静的港湾 www.yueduwen.com
当前位置: 悦读文网 > 散文 > 散文随笔 >

站在济南春天的肩上 问候一缕春风

时间:2017-03-01来源:悦读文网 作者:金罂粟 点击:

不敢轻易触碰济南的春天,因为她太过娇嫩,娇嫩的似乎弹指可破。

大抵春天来过济南的或是济南“土著”人都会有这样一种感觉:济南的冬天与春天就像一对不得不离别的恋人,总有着难以割舍的情怀,缠缠绵绵中你来我往,道尽一个“今宵剩把颍钢照,有恐相逢似梦中”。即便已是桃花盛开的时节,那彪悍的寒风或是温柔的春雪说不定还会突然冒出来,陡然让你打个机灵,“把一切都送回冬天去,棉衣不敢脱,花儿不敢开”,误使你以为春天真的还遥遥无期。

济南的春天可能是学过川剧,有时候翻脸比翻书还快。真真个“寒随一夜去,春逐五更来”,一觉醒来,就发现已经是“满眼不堪三月喜,举头已觉千山绿”了。走的时候比相声都夸张,幽默的让人惊讶:昨天还被厚厚的羽绒服包裹着的女孩们,今天就已经是着短裙装扮这个城市了。

说济南春天娇嫩,其实多是指她的短暂。短暂的就如同一个羞涩的村姑,迈着匆匆的步伐向这座美丽的城市投下深情一瞥,也只是那么一瞥,然后便就转身归去。使得人们还未来得及真正的体味到她的温柔与惬意,便似乎已经进入了一个炎炎的夏季。

济南的春天,也许正是因了这冬春的缠绵而显得矫情,也许正是因了这村姑的匆匆一瞥而觉得可惜,但她总归还是来了或是来过,是那样的如诗如画,那样的曼妙无比。

济南的春天是一首诗,一首开在青条枝头上的诗,一首令人齿唇留香的诗。

一场雨,悄无声息的落下,落在三月浅绿的肌肤上。雨是密集而细碎的,声音是轻柔而轻盈的。相信这般若有似无的滋润,只有那些青枝绿苗才能体会得到。此时,或许有人耳贴着窗,净想“窗问雨儿累不累,雨问玻璃疼不疼”,也或许有会人推开家门,徒步走在雨帘中……,一切都是那样的精美、那样的自然,就像这场雨,注定会落在每一个人的窗前屋顶、梁塬,还有一条散着石子的乡间村道。

济南的春天,最美的当属雨后黎明了吧。东方那一点儿一点儿泛着鱼肚白的天空,染上微微的红晕,太阳慢慢扒开红紫红紫丝绸般挂在空中的云,露出半个脑袋,微笑的窥视着那些大地表层躁动的精灵。护城河岸边的柳树,和着温柔而亮丽的阳光,在风中轻轻地抚摸着微微颤动着水面,一切都显得那样亲昵和诗意。

突然想起在一次文友采风中,一位远在黑龙江的朋友说,她从没见过桃花事。我说:“想看桃花吗?那你就看看俺的脸吧”,她稍有诧愕,随后发出爽朗的笑声:“桃花要是这个样子,哈哈哈,不看也罢”。

想想春天的济南,还有济南的桃花、梨花、杏花、槐花、迎春花、玉兰花,牵牛花……,都是那样的精彩和浪漫,心底那股自豪感油然而生。朋友说,山那边的桃花开了。拍一拍身上一冬的尘土,及早走出家门,是时候拥抱万物复苏的春天了。

这是一片岱北绵延的山脉,举目远眺,几条高低不同的山脊错落成蜿蜒的隐线,或明或暗的有些飘渺。农舍依稀,阡陌纵横,远朦近翠。几缕炊烟绕过山梁,在晨曦的爱抚下,轻柔的游离在这犹如仙境的山水间。一抹淡绿从眼底渐渐地延伸到山上,颜色也在无意间加深,一层一层的,一缕一缕的,缠绕着村庄和山峦,像微微泛起的绿波,轻轻盈盈的,在风的吹拂下,拥挤着,向一个地方靠拢,又肆无忌惮的弹了回来。

山脚下,那悄然拱出的新绿,那阒然吐出的花蕾,无不在向我们昭示着生命的寓意,生存的信念。刚刚长出的小草,既有“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的体态,也有“乱花渐欲迷人眼,浅草才能没马蹄”的雅致。在这每一片叶子上,每一朵花蕾上都凝结着芬芳俊秀的诗句,细细品味,都是那么的令人齿唇留香。

山那边的桃花,刚好花蕊初开,她们精神抖擞的站在枝头,和春风挽手嬉戏着。空气里氤氲出淡淡的芳香,不沁人,只是施旎了路人的心情。花瓣一小片一小片的白里沁出了些许淡红,宛若美女脸上的胭脂,婉婉的涂添了几分羞意,让人爱恋。

山风轻吹,满心花香。那是林间泥土和果树花儿散发出来的味道。盘山而上,花朵逐渐的多了起来,一片片,一团团的果树花儿镶满了半个山坡。白的若云,粉的若霞,红的若火。弯腰寻一株情窦初开的枝条,定睛的看着,枝间的花儿已经大胆张开心瓣随风而动,甜甜的,娇娇的,丝黄的花蕊不断散发出淡淡的芳香。顶尖的花朵,则初露粉面,她那欲开还羞的样子,心中顿时点燃起一片诗情,正是:

搜遍千山万木丛,谁家点彩数枝红?

远山近景含羞怯,娇艳柔心恋意中。

才道广寒仙舞袖,又闻凡界素映瞳。

三生不过桥何奈,一世临君醉晓风。

济南的春天是一幅画,一幅典雅在齐鲁大地上的泼墨画,一幅泼墨在行云流水间的山水画。

这幅画,有山有水,有情有意,也有泉上人家。

山,是泰山余脉,从东、南、西面兜了个圈儿,就像“婴儿的摇篮”,济南城就坐落在这摇篮中,感觉温馨舒服。春风过处,黛绿的山坡便披上了一层新绿。站在春风中的千佛山顶,放眼北眺,天蓝地阔,白云如丝。九点山峰似隐若现,俨然人间仙境。难怪唐朝诗人李贺能写下“遥望齐州九点烟,一泓海水杯中泻”的千古佳句。在缕缕春风中静静地听着山上古刹中传出的钟声,慢慢地体味着“暮鼓晨钟惊醒世间名利客,经声佛号唤回苦海梦迷人”的深远韵味和意义,浮躁的心也会慢慢安静下来。

水,是黄河水,冬去春来,冰消雪融。这水也便一路撒欢的唱着摇篮曲儿从北面绕城而过,提醒着人们该开市的开市,该试犁的试犁,该播种的播种。

在千佛山的脚下,还有一汪水,她的名字叫大明湖。当是这幅大画的点睛之笔了。

春天的大明湖,就像这座城市一双明亮而美丽的眼睛,惊喜的闪烁在这娇羞的春天里。茫茫的湖面平整如镜,静谧中又透出几分灵气。一叶轻舟驶过,水纹荡得很远。若是定定地看这水纹,看久了,会感觉流动的是自己而不是水。

岸边的柳条,就像一阵烟雨似地蹿出来,连空气里都弥漫着鹅黄色的清香。湖中残荷如勾,芦苇飞雪。偶尔低飞的燕子点一下碧波的湖面,激起圈圈的涟漪。看上去一切都是那样的灵动淡雅,与人间烟火保持着刚刚好的距离。

湖心岛上的历下亭和散落在周边的亭台楼阁,则是这幅大画的神来之笔。一句“海右此亭古,济南名士多”,让人浮想联翩,一下把正在为建设现代泉城撸起袖子使劲干的人们推回了远古,自然会想起“南丰祠”的唐宋八大家之一、时任齐州(今济南)知州的曾巩,所谓“北宋一灯传作者,南丰二字数先生”。还有“秋柳园”的清初诗人王士祯,“稼轩祠”的南宋著名词人辛弃疾,还有那个女词人李清照一起,把这个城市千年前的笔墨余香与当今的浓墨重彩巧妙的挥洒在了一起。

有水才有泉,有泉就有水。泉水,自然也就成就了这幅大画的魂。

趵突泉可谓“泉之大者”,她是众多72名泉的代表。园子不大,一步一步景,最有名的当属那“三股水”了。我感觉济南人很大程度上就是为那三股水而活的,没了水,人也没了精气神,仿佛水与人在血脉里是相通的,都是这块土地的造化。一年到头,人们的心总随着水位数字起起伏伏,若久旱后泉水复涌,简直就是全城人的大事,可以敲锣打鼓、鞭炮齐鸣的来庆贺。这种心情,外人恐怕是很难理解。于是,这三股水,也便有了神圣的意味。它的喷涌不息、珠飞玉溅,象征着这个城市的生命力,看着它们,已经不单单是欣赏景色,更有敬仰图腾一般的心境哦。

春天的泉水,简直清得不像话,每一汪小泉都是一首透明的诗,映得出你的影子和天光云色。因为清,泉中的游鱼,泉底的细石、沙砾、水草看得一清二楚,在细石和沙砾之间,不时有一串串小气泡扶摇而上,摇荡心旌。因为清,人们纷纷拿了水桶、水杯来接新涌出的泉水,哗啦啦的声响从早到晚,像一支永不停歇的歌。人们取了水,回家煮开,泡上新鲜的茶叶,细细品咋,生活的美好便就尽在此中了。

在这幅曼妙的大画里,要是再添上几笔春雪,我想,那一定是最妙不过的吧。

坐在曲水亭旁泉上人家的庭院里,品一碗泉水冲泡的大茶,望着被点点春雪慢慢隐匿的街边青砖翠瓦的老屋,还有那房前屋后那戴着雪帽儿向你调皮的做着鬼脸的花花草草们,听着清泉声从你身边脚下缓缓升起,仿佛又听到了白妞、黑妞如珍珠落玉盘般抚弦说书声,看到了老残听书时如痴如醉的神情,闻到了曾经林立街边书肆中散发的墨香。于是,春雪中这座北方古城的老街老巷,也就似乎慢慢幻化成了文人墨客的“曲水流觞”。饮一杯酒,占一首“梅花令”,品味的是这山水大画的脉搏,挽一把琴,抚一曲“赛江南”,感触的是那行云流水的情怀。

据说,济南的春天与浪漫是绝配的,于是,许多人都在打听关于爱情的消息,以及编织着未来似乎可以品尝到的馨香。

黄昏的时候,栖息在街巷亭阁或漫步于林间小道,牵手一只远天的风筝,放几首喜欢的歌,间或也跟着小声哼唱几句。站在济南春天的肩上,问候一缕春风,一任落日的余晖,把成双成对的影子拖得老长老长。于是,那些埋藏在泥土中的生命与尘封在记忆中的波澜和故事,也都弥漫上了这醉人的气息。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 采茶歌,岁月深处飘来的歌

    “正月采茶是新年,姐妹双双入茶田……二月采茶茶包芽,姐妹双双去种茶……三月采茶景...

  • 小推车

    十年前,我参加培训结束后,赴山东沂蒙山区接受红色教育。所到之处,柜台上、地摊上摆...

  • 雨花赋

    一朵雨花悄然开在暮色中,妆了一路的风景。大地润了,天空染了。镂空的灯光被晕成满城...

  • 廖伯的修车铺

    一 三十年前,廖伯带着妻儿一家从偏远的农场来到了城市。那之前,他只是老家的一个农...

  • 写作这种魅力

    写作这种魅力...

  • 真人·真事·真理

    真人 · 真事 · 真理—— 关于一个人的三个真实小故事,你读了不会后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