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美图 让心灵有个宁静的港湾 www.yueduwen.com
当前位置: 悦读文网 > 散文 > 散文随笔 >

追影寻梦多罗山

时间:2017-10-13来源:悦读文网 作者: 李美玉 点击:

人世间总有一种记忆,挥之不去,情牵终生。多罗山这一片热土,半个世纪来,就这样生生地牵扯着在那里出生、在那里成长的多罗山人。

与多罗山有缘的朋友,仿佛总是怕遥远的记忆随着时间的增长而日渐退却,每隔一段时日,便相约一起轻轻地投进她的怀抱,亲近那里的山水、呼吸那里空气,怀想那里每一块石、每一堆土、每一棵树和每一条小路、每一幢旧房留下的故事,享受追忆旧梦、寻找新欢那种难以言状的兴奋与快乐。

多罗山,坐落在肇庆地区怀集县西南方向,距县城30多公里,占地面积一万八千多亩。

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就有能人奇匠发现这片神奇的土地蕴藏着丰富的矿产资源,于是,这些民间能人先后自发组织成立民强公司和民昌公司进行开采。五十年代初,政府地方组织成立了矿业社,开采变私人为集体。五十年代末,由当时的江门专区组织成立国营多罗山钨矿,开始了大规模的国家开采。后因重划行政区域,多罗山归属肇庆地区,故易名为“肇庆地区有色金属多罗山钨矿”。由于钨矿资源逐渐稀少,1999年举矿迁徙至四会,并改行发展稀有金属(钽铌)加工业,虽然搬离了多罗山这片热土,但仍以“多罗山”冠名,名为“多罗山蓝宝石稀有金属有限公司”。

多罗山钨矿在多罗山的中心地带,群山环抱,矿区面积2000多亩。这个中型国营企业,曾一度辉煌灿烂了近半个世纪。钨的用途十分广泛,而多罗山所产的钨纯度高,属天然结晶体,在国内外都少见,其知名度誉满大江南北,并引起国外学者的关注。至今,多罗山的结晶体钨块,仍陈列在国家地质博物馆。早年,国家邮政总局曾以多罗山所产的钨矿图案,设计发行了国家纪念邮票一枚。这枚小小的邮票,成为千千万万为多罗山钨矿建设付出心血的多罗山人的骄傲。

远离城市的多罗山钨矿,在旁人眼中恐怕只是一个开采谋利、发展经济的地方,如果这样看就错了。那里不仅仅是一个矿场,更是一个迷人的风景区。她春暖、夏凉、秋温、冬寒有明显的区别,只要曾作客多罗山,一定会被她的秀山、丽水、浓雾、冷冰、长风、云雨、静夜以及民风、民情所吸引。这里的山山水水,无论是昨天还是今天,都娇柔可人。她的风采曾醉倒了多少山里山外的人,那条通往矿区的环山盘旋而上的石仔公路,每年留下多少怀梦人的足迹!

举目是山属多罗山的一大特色。辽阔的蓝天下都是山,远是山,近是山,高高低低的山体连成一片,像一个个连向天边的小岛屿。海拔1170米的谠山和海拔1015米的仙人顶坐落其中,两山遥遥相对,活似矿区的保护神。由于海拔高,无论站在山顶还是山脚,都能看到梁村盆地。那是肇庆地区最大的盆地,一览无遗欣赏着云海盆地的景致,高瞻远瞩之感油然而生。有秀山王之称的谠山,虽然险峻,但人们热衷去攀爬。多罗山人攀爬谠山称“过界”,过了界就能看到别一番景观:遮天蔽日、茫茫无边的林海,被季节描上不同色彩的森林,山风吹来,绿波、黄波、红波起伏翻涌,置身这碧波翠浪赤潮之中,犹如飘浮荡漾在一片茫茫温柔的色彩之海里,任大自然这个造物主把一切尘嚣荡涤得了无踪影。越过片片森林,肇庆地区唯一的高山水库——谠山天湖又令你眼前一亮。天蓝蓝、水清清,山风轻吹,湖面荡漾,银光闪闪,四周黛色群山映衬,充满生机,年轻的心态这时也忘情地涌动,过界的艰辛一扫而去。

早晨,太阳慢慢爬过纵横叠翠的山岭,从仙人顶羞怩地轻轻露出娇艳的脸庞,把万丈光芒撒向整个矿区。当初,矿区车间工人一天的工作便是从一个个暖暖的早晨开始的。一列列电车在矿井轰隆隆忙碌往来,源源不断拉出一车车乌黑闪光的矿石。选矿车间输送矿石的皮带一刻也未曾停止过,几十张摇床不断地摇啊摇,摇出了矿区五十年的灿烂辉煌。

黄昏,夕阳闪着余晖,从谠山顶慢慢地退隐而去。夜色渐浓,劳作了一天的多罗山人便匆匆归家休整,等待明天的日出。多罗山人就是在这绵延的岭脉间过着一种平静而温馨的平常生活。

静夜,似乎离我们已经很遥远了。今天,要在喧嚣的大都市享受一个宁静的夜晚已不容易了。夜深人静,躺在床上享受这宁静的夜晚是多么幸福的事儿。而多罗山的夜晚,静得能让你感觉这个世界只属于你。只有平和持久的蝉鸣和石蛤的合唱,你才会知道身边还生存着无数生灵;日光管那微小的“吱吱”声也听得清清楚楚;远处偶有人家的小孩哭闹,哭声在空旷的夜晚久久回响。那时,最好的休憩便是无所思亦无所欲,轻轻放松一天的劳顿。当年,矿区内一盏盏明灯,夜明珠般在黑夜的深山岭坳中闪烁,矿区就像筑在天上云间的城堡,繁华而美丽,吸引着多少在盆地里生活的人观赏、向往和浮想联翩。

浓雾,是多罗山的另一大特色,也最能反映多罗山的面貌。春雾晨雾最浓,横行霸道,无处不在,能见度有时不到3米,往往是几步之外辨不清来者。雾锁矿区,常有发生,你只往屋外稍站立一会儿,全身便被雾水打湿;夏雾秋雾清薄飘渺,如轻纱缠绕青山绿水中,像少女的思绪,万千爱恨情怨,丝丝絮絮的化也化不开。置身于这云山雾海当中,感觉自己轻飘飘、软绵绵的,迷迷蒙蒙犹如腾云驾雾,心里充满坠入仙境的美妙幻想。大概就是这样湿润润的天气,使所有春播的种子均受到雾水的格外滋润而茁壮成长,同时,也促生了遍地的松菌、早禾菌,这些在多罗山随处可见可摘的山珍,如今已被大酒店视为上等佳肴。

一条清澈见石的沟壑,当年矿区人称之为“08坑”。08坑长年奔流不息,坑床自然流成,宽窄不一,最宽处几十米,窄处仅十多米,坑内一块块被山洪冲泻而成的怪石清淅可见。坑水春夏时白花花地奔腾,秋冬时清粼粼地流淌,从容地在矿区中心穿越而过,一分为二地把多罗山人东西两隔。 08坑的东西两侧各具精彩,东侧有学校、幼稚园、百货商店、食堂、邮电所、银行,西侧有图书室、大会场、球场、招待所、卫生院、办公室、车间、工区。几十年来,数千多罗山人东西两隔分住在仙人顶山脚和谠山麓,虽有一水之隔,但丝毫没有掰断多罗山人的友谊和情感。今天,每当多罗山人“口述历史”时,都会津津有味地描述当年西边谁谁家小孩到东边食堂买早餐,走过小桥时冰滑摔倒馒头滚一地;东边邮递员向西边谁谁家姑娘大声叫喊,城里的谁谁家小伙子让你听电话等趣事。当年一家的喜事就是全矿人的喜事,一个人的秘密很快也就成了大家的秘密。东西两边多罗山人的友情,一直被连接他们往来的两条坚固的水泥桥连结、承载和见证着,两条经历沧桑的小桥至今仍固守在那里,固执地守候着来这里追影寻梦的人。

多罗山寒风料峭的日子虽长,但这却成为人们的向往。海拔的高度使多罗山与平原盆地的气温有明显反差。多罗山冬天长风呼啸、冷冰刺骨,令北来的汉子都忍不住要迈向火堆边烤火。每逢这时,男女老幼户不出门,团团围着红红的炭炉边,家长里短、天文地理地大侃一通。那时,小孩子最开心不过的了,他们成群结队地从这家的火堆边窜到那家的火堆边,谁家煮了香薯,小孩子就会寻香而去,一大锅香薯转眼间就一抢而空。主人像看着自家儿女抢食一样乐呵呵地站在一旁笑。确实,全都是职工子弟,哪有你家我家之分?

即使是暖年,在多罗山这片神奇的土地上,也冰山雪地的,就算山脚下没有滴水成冰,山顶上也一定是冰雪连天,白皑皑一片,冰压青松以至碗口大的树梢树桠都不堪重负而断折。常常一觉醒来,你就会发觉横空出世的冰雪世界,把多罗山妆扮成冰清玉洁的姑娘,素雅而美丽。只见冰条悬挂屋檐,晶莹剔透,纤尘不染。野外的草地白茫茫的,小小尖尖的草末也裹上了银妆。挂在室外的衣裳和浴巾,像一面面镶着玻璃、色彩缤纷的彩旗,风吹过,相互碰撞,叮叮当当,像窗前的风铃声,动听极了,这简直是多罗山寒冬季节的一大奇妙。民间流传“小孩怕冷牛仔死”的说法,确实,那时的小孩心里岂有冷字,他们最高兴、最兴奋,在一个个冰封的早晨,手里拿着一条竹枝或树桠,使劲地向挂在屋檐下长长的冰条扫出,那长条长条的冰条断裂发出的脆音,在空灵的山间和寒冬的早晨显得格外的清脆悦耳,犹如一曲美妙的音乐。

呼啸而过的长风,能吹出一支支曲子,有温馨的柔风,有尖叫的狂风。多罗山一年四季能玩风车,两季可放风筝。地下矿洞冬暖夏凉是不变的规律,你若站在当年热火朝天的矿窿口,享受矿窿里吹出的地下自然清风,定能倍感清凉甘爽、心旷神怡。不管风大风小,都有永恒毅力,能吹醒你沉睡的心灵,唤醒你消沉的志气,让你从容地继续淡淡人生。

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云雨天往往令人措手不及,东边日出西边雨,更令你叹赏不已。山风夹带着细雨,飘洒在你的脸庞,清新而湿润,舒心而惬意。而挂在天边的七色彩虹又会让你欢呼雀跃,都市里少见的壮观在这里常有常见。雷雨交加之时,乌天黑地,狂风大作,大有翻天覆地之势,粗壮的大树也有可能被拦腰折断,你只要感受过,一定会刻骨铭心永不忘怀。

飞泻的瀑布是多罗山又一大奇观。多罗山山高,悬崖峭壁多,林木生长旺盛,水源丰富,山上形形式式、大大小小的瀑布数不胜数,当中要数大崖顶、水滴滴两处的瀑布最为壮观,上下落差大,啪啪的涛声远远可闻,左右跨度宽,茫茫的白绸远远可见。在水源充沛的多罗山,瀑布长年不断、或大或小。雨水季节,多处瀑布,咆哮如雷,盖过矿区的喧闹声。

天然、险峻的石壁白带更是游人的好去处。那是半山腰一块裸露的巨石,长年风吹日晒雨打,加上碱性高的山泉水经年不息地在石面上流淌,天然形成一条条白色的痕迹,像一条条白缎带子凉挂在上面,石壁白带因此得名。石壁白带一带生长着许多细小坚韧的竹子,竹不高,与石壁白带构成了一幅美丽的图案,使游人远远就能观赏到石壁白带的奇特。

多罗山资源丰富,生态环境好。姑且不论钨矿等矿产资源,单是那里的植物,由于土地肥沃气温适宜而生产快、产量高。鲜脆可口的佛手瓜在山下平原土地种植收获不大,但在山上却生长旺盛。农历新年过后,无论在屋前屋后还是篱笆墙边,你随便种植一株,夏、秋两季便可一箩筐一箩筐地采摘;那种生长很随和的无花果,不张扬,连花也不开就结果,春天你在山上随意插一节枝桠,来年秋天就结果了,那果馕内全是颗粒状,刚泛黄味就清甜,等到微红时已熟透了,咬一口,蜜汁一般甜可口极了;还有大片大片在坑边沟旁野生野长的芋合、芋蕉,你不必理会它,它也有疯一般的长势,该开花时它开花,该结果时它结果,叶子长得硕大如伞,小孩玩游戏时,折一块盖在头顶,权当掩体的武器,若是职工家属露天作业,折一叶则可成为遮挡太阳的“草帽”;那些杨柳、玫瑰都能插枝即长,春季插下,夏季就能开花发芽;桃花开时,可谓漫山遍野,你走到哪里,都会看到缤纷的桃花在招展; 桐柚成熟时,自然脱落,一地桐柚果无人采收,如绿色桌球铺散一地,很能引人脚踢射门的冲动;当年,省一监为了促进两地友谊,赠送了两只小羊给矿区,人们将它拴在公路边的山坡上,坡上青草嫩、水分足,小羊转眼成大羊,大羊转眼生羊羔,一代代繁衍着,很快就变成一大群肥羊,后来矿里让农场派几名知青专门管理。

多罗山不乏天然绿色美食,其中多罗岗的塘藕、清水鱼鲜甜可口,与别不同。塘藕生吃清脆甘甜可比香梨,熟食松软兰香赛过香芋。清水鱼味鲜肉滑,只可惜未广泛殖养,许多人无此口福。多罗山的木薯、番薯、瓜果豆菜也与别不同,只管种下,不必费多大的管理就一定会有好收成,而且木薯、番薯个大量多,栽下南瓜、冬瓜后,你只管搭好结实架子以承挂硕大的果实,等待成熟的秋天来临便是了。

以盛产杜鹃而远近闻名的仙人顶,每逢四、五月,连片的杜鹃花姹紫嫣红,清新灼然,千里诱人,你赶上花期,能一饱眼福;错过花期,缤纷的落英也会让你浮想联翩。

谠山背上遍野的黄花、红花、紫花、白花,开得纷繁娇艳;水杨梅、紫木棯、青金萍、橙山栗、黄柑桔,结得酸甜可口;穿行在繁花似锦、叠翠如毡的大山,不必压抑、不必隐瞒,可随心所欲地对着空灵的大山自由放肆地大喊大叫,回应你的是遥远的回音,心中的躁动也随着这一声大喊而释放。

玫瑰的芬芳,为这片土地增色不少,红玫瑰、白玫瑰、黄玫瑰、粉玫瑰,应有尽有,珍珠般的、包状型的各有特色。你若是愿意做护花天使,只须花一点工夫和心思,就能成为玫瑰花园园主了。

观赏品尝上好的茶树茶质,又有另一番浪漫和情趣。走在青翠嫩绿的茶林中,你会有成为园主的欲望,既怡情又创收,真是一举两得。多罗山种茶有得天独厚的地理和气候环境。多罗山云雾茶以清香味甘见长,早在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就有人开发茶场,到七、八十年代发展至高峰,创办了十多个茶场,最大型的“五七农场”、“东风茶场”、“国营场茶”均有几百亩茶地,特别是东风茶场的茶远近驰名,畅销全国。茶的生长环境很重要,选择一块植茶宝地,除了它的气温、湿度、土壤适宜外,还需要坐向方位。茶树喜生长于海拔1000米左右的高山上,气温偏低、湿度偏高,酸碱性土壤。有杜鹃、青芒伴长的地方更佳,尤以靠西面东的地势为宜,阳光早照、晚露早润。多罗山的茶场,就选址在这样的地理位置上。仙人顶早早托出暖融融的旭日,蜿蜒连绵的谠山早早遮挡住西下热辣辣的夕阳,为茶的生长提供了得天独厚的良好环境。加上山高雾浓,水秀地肥,正适宜大面积、大规模、高起点地建设开发茶园,其观赏价值和经济价值不可估量。当代人寄情于茶山茶园,陶冶性情,首选这里属明智之举。

多罗山的山水特别养人。姑娘们都长得娇柔水灵、聪慧过人,早年,县文工团曾在矿里招走好几位貌美如花的姑娘担任旦角;小伙子也长得壮实如牛,智勇兼备。一家小小的子弟学校,曾培养出多少令人骄傲的学子,出过研究生、大学生几十人。可见多罗山的环境是多么宜居。

……

仿佛那片土地在不断地向人们诉说着什么,这里从来没有被人遗忘,一直有人在审视着她,以至历年皆有来自民间自发组织的团队接踵前往观赏。那是游人对至纯至美的向往。让人们兴奋和安慰的是,到过此地的游客,无不留下了许多赞叹、许多惋惜、许多幻想、许多建议。虽然多罗山的许多光环随着矿产资源的贫乏日渐匿迹,但上天宠爱地赐予了她方方面面的优势,她独特的山水资源、独特的地理气候资源、独特的人文资源,是永不消逝的。寻梦而去,我们不难发现多罗山迷人之处。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半个世纪过去了,那里的山山水水、花花草草依然激情燃烧着,可惜物是人非。上帝赋予芸芸众生这么一片美好的热土,活跃了半个世纪后又沉睡起来?当年在那片土地上寻宝的九三三地质队遗址依稀可辨,钻井的痕迹清晰可见,只是那直插云天的铁塔已无影无踪,成为追忆……

开发在岭南这块版图上如此多娇的多罗山,那该是一件多么美妙的事情哟!翻新擦亮多罗山这块招牌,让更多的人来共享此地茶的清香、果的爽口、鱼的鲜美、水的甘甜,去感受此地山的宏伟、石的奇特、风的快意、雪的冰清、花的烂漫,又是一件多么有价值、有意义的事情哟!如今,另一拨寻宝人又何在?

梦影中,我仿佛又已看到了多罗山的繁荣。酒香巷子深,景美山头高。醇酒佳景总会有人追寻,这条盘山而上的小石公路,一定会继续吸引成千上万心生向往的人,来度过一个个浪漫温馨的假日!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 母亲的顶针

    现在的许多年轻人都没见过顶针。而在我儿时所见的顶针就多了,且多种多样,都已珍藏在...

  • 走进司马庄

    在冀中平原的腹地,古老的运河岸边有一个地方,那里远离都市,那里没有嘈杂,那里没有...

  • 晚秋枫叶

    秋风夹杂滴滴清雨,滋润面颊,沁润心篱。 秋天,没有百花争艳,可见秋色无边。听秋风...

  • 秋收

    “收秋”对于出身于农村的人来说我想是多么亲切的一个词汇。 十月国庆对于大多数城市...

  • 寻访甪里先生

    翻开清朝初年的《商南县志·古迹》,有这样的记载:“甪山,并势如笋,苍松万株,由南...

  • 江南的阴与晴

    晴天的江南水乡是种景致,阴天的江南水乡却又是另一种景致,两种景致都经历了,或许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