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美图 让心灵有个宁静的港湾 www.yueduwen.com
当前位置: 悦读文网 > 散文 > 散文随笔 >

孤帆远影

时间:2018-05-18来源:悦读文网 作者:8年05月18日08:55 & 点击:

五一小长假期,生活在长江上游的友人S君在朋友圈发了一则微信,让朋友圈里的人分享了九幅长江三峡以及巴山蜀水壮美的风景照片。技高一筹的摄影作品中,山峦叠翠、瀑飞如练、碧水云天很是令人神往!其中一张舟帆叠影,特别令人感怀……

这可是我人生中近四十多年来尚未曾再相见的画卷,这张照片:山壑之间青山碧水环绕,三只木舟递次排列,桅杆高耸,风正帆悬,十分抢眼。细观其楫棹横卧,泊在了山脚下的石埠边,忽然我明白这是一个旅游景点,而非传统意义上的挂上云帆、舟帆竟发、乘长风破浪,沧海横渡。

发源于青藏高原的长江,蜿蜒迂回流经神州大地,在我的故乡转了一个大的弧形弯曲,亘古万载千年地直奔东海而去。我出生在长江中游流域,这是块我生于斯长于斯的土地,我喝着长江水长大,饮着长江水老去,几十年的人生时光里被长江的水、长江的浪、长江的风、长江的烟雨蒙蒙、长江的风物变换牵绊着,逐渐变成了一种依恋,长江这条母亲河我一生就未曾疏离过,越是到了人生暮年对这片土地爱的越来越发深沉。

小时候最喜欢看的、看得最多的是长江水与江水上的行船。那时候江面上称为轮船的不多,帆船倒是不少,一有机会若能去江边看浩渺的江水,看舟挂云帆破浪前行,听来来往往的轮船笛鸣,那可是一件十分高兴的事情。在田间地头劳作的时候,也可以远远地看见江面上露出高高的风帆脊,它们穿行在蓝天白云之下,移动在青山黛野之间。若碰上长江涨水,水涨船高,那帆船影影卓卓,一桅、两桅、三桅……乘风展帆搏浪前行,这些景象在少年的心境里留下了无限的诗意和远方。

七十年代初期,我到镇上读中学,学校依山傍水离长江边不远,站在教室前的走廊里就可以看到滔滔的江水与江面上的行船。那时候住校,两个星期才能回家一次,每个星期天休息不上课,在不回家的星期天里约上同窗三五好友,逛逛小街后,最终习惯地还是去了江边。因为,那时候小镇的江边是繁华的,大小码头依次排列。有去省城的轮渡;有运输物资的铁驳船;还有很多运载货物的木驳帆船。江边人来人往,车水马龙,充分体现了当时小镇的繁华与小镇生命活力的律动。我们蹬在江边看江景来消磨时光,这在当时是一种无聊的选择。看着一艘艘木质帆船,它们漆黑的船体,漆黑的桅杆像直刺苍穹的利剑,悬挂着布满风尘灰白色的布帆,犹如一位饱经沧桑的老者向世人诉说着长江的风云雨雪与曩昔。有的木驳卸下了桅杆,停泊在江边;有的云帆高挂准备起航。较大的木驳船除配备有高大的主帆之外,还有三四个大小不等次帆,要是风帆齐展,显得气势恢宏。

若时值傍晚,夕阳西下,落日余晖,江水潺潺东流,一帆驶过,真可谓是应了“孤帆一片日边来”的意境。入夜后,吹着江风,木驳帆船上闪烁着若影若现的灯光,伴着夜空的皓月交相辉映。我们看看月亮,数数星星,再回眸江面上的点点渔火,在那个曾经芳华的年代,也曾经相互谈论着理想、未来、人生,更向往着遥远的省城那一片可见的灯火辉煌……

我的中学时代囿于文革时期,在那个文化荒漠的岁月里,记得写作文时借用得最多的是诗人李白《早发白帝城》:“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的诗句,其中后两句使用的频率最高,写阶级敌人企图破坏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往往用“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来加以形容并作为文章的结尾。现在想来那时对古诗的理解是多么浅薄与幼稚,是多么的扭曲与偏差。古代诗人们写与长江有关的诗句,大多涉及到当时主要的出行交通工具-船。诗词中出现的叶舟、扁舟、轻舟、孤帆远影频率也很高。这些诗眼词汇,传神达意,寄托了诗人们不尽的离愁别恨,无限深情与感慨!成了古代人们在相互交往中迎来送往、征途苦旅的代名词。如唐·王湾的《次北固山下》:客路青山外,行舟绿水前。海平两岸阔,风正一帆悬。海日生残夜,江春入旧年。乡书何处达?归雁洛阳边。李白《望天门山》:“天门中断楚江开,碧水东流至此回。两岸青山相对出,孤帆一片日边来。”以及脍炙人口的“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孤帆远影碧空尽,惟见长江天际流。”等等……这些绝美的诗句在当时的社会背景下,只能自己私下吟颂了,它们是没有机会写进当时的口号式作文里去的。

高中毕业后我的命运与时代相拥,回到了广阔的天地农村“绣地球”。一九七七年恢复高考,命运又一次让我与时代拥抱,汽轮机的轮渡船载着我来到了省城,一片曾经令我向往的灯火辉煌之处,成为了一个时代的“宠儿”,大学毕业后留在了白云黄鹤的地方。命运在冥冥之中使我与长江有约,终身不离不弃。以后每次回乡,坐着轮渡船,长江上渐渐不见了帆船的踪影。每每登临黄鹤楼却也不见孤帆远影,但见百舸争游。现实告诉我,帆船作为人类原先赖以生存的交通工具已经消失,长江黄金水道上的交通运输方式已经发生更迭。如今人们出行高速公路、动车、高铁、飞机更为快捷。曾几何时,风糜一时的轮渡运输方式也渐渐地淡出了人们的视野。

沧海桑田,古老的长江见证了人类的进步,在人类进步的历史长河中演绎着无数新与旧的更迭,这就是历史。孤帆远影已成为人类历史文化传承上的一篇璀璨华章。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 夜雨剪春韭

    在这立夏将至的春宵,外面飘洒起三月的濛濛细雨来。一个人独处室内,望着门外万家灯火...

  • 五月的红山村

    五月的一天。友人驱车邀请我从广州去花都位于梯面镇的红山村走走,听说春节过后那里有...

  • 收稻子

    金秋十月,秋高气爽。水田里的稻子金灿灿一片,在凉风的吹拂下,沉甸甸的稻穗一起一伏...

  • 搓绳子

    绳子,在生产生活中用途广泛,必不可少。绳子的历史来源于古书上“结绳记事”的记载。...

  • 鸟是林间的花

    学校在乡下,清晨醒来时,总会听到鸟鸣声;美丽的鸟鸣,也总会给人美好的感觉。 循声...

  • 俏也不争春

    ----写在第107个国际护士节 有这样一群人,她们阳光般灿烂,一身整洁的服装,一顶小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