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美图 让心灵有个宁静的港湾 www.yueduwen.com
当前位置: 悦读文网 > 散文 > 散文随笔 >

躺在堤坡边的祖先--三月雷

时间:2019-08-07来源:悦读文网 作者: 三月雷 点击:

二零一九年清明节前,弟弟打来电话,说香河大堤要维护,堤坡边的私坟都要搬迁,如果不搬迁,就由公家强制推平,用推土机压实,实施绿化工程。

父母已在汉江堤边一躺就快近二十年了。这儿也算得上一块风水宝地,头枕大堤为山,面向河塘为海,眼前稻田相守,加之弟弟植种的两棵苍柏业已长得超过人高,一说这要动祖坟,真还有点犹豫、心结。

先与堂弟通了电话,简单沟通了一下,哥俩达成共识,迁坟是件大事,村里为此建了公墓,应当响应集中安葬为好。虽说“平安不动坟”,但你不动,这推土机一上,祖先们躺在那也不安身呀,再说让祖先们住上村里统一建设的小区,也没有什么不好的。现在农村人都在市里买了高档小区,祖先们也得改善下居住条件吧!

为了迁坟顺利,堂弟提前几天从珠海回到老家,先期到公墓挑选了十处墓穴,并现场拍照通过微信群,发给兄弟几确认,照片上看,公墓分东西两区,东西各十排,每排约二十个穴位,总共近四百个穴位,每个穴前都植种上了一棵柏树,算得上初具规模。堂弟将十块黑色的大理石穴盖也提前挑选妥当。清明节前夜,我们其他兄弟也分别从全国各地赶回了老家,聚集到弟弟盖的二层小楼,大家商议确定迁坟的日子订在清明节上午。

私家墓地离公墓约摸两公里,按照商定好的时间,一大家二十多号人就来到了香河大堤边,按照礼仪,安排亲子挖上第一锹,并捧上一把坟土放置到早以铺好的红布上后,就很顺利地先后打开几个墓穴。父母、兄长包着骨灰盒的红布还依然如初,父母都已睡在这将近二十年,那布的颜色依然鲜艳,红红的。记得那布头的结是我打的,打的是两活结,希望他们能够解开得以超生,能够在那边寂静无聊时,常来阳间走走看看,能够看到儿孙满堂与晚辈们的幸福生活,能看到他们当初所大干的社会主义农村,今天已超乎所有人的想象,老百姓的日子过得如芝麻开花节节高。

母亲躺的是一件蓝花的圆形瓷坛,父亲用的是一件棺材形状的唐三彩色的瓷盒,这都是我亲自为他们挑选的。父亲生性耿直,性格偏方,母亲性格柔和,比较圆和。记得父亲当年做生产队长与民兵连长时,无论因什么事与乡里乡亲的闹过不愉快,无论父亲有礼没礼,老母亲总会在当天傍晚走到别人家,登门拜访,总给人赔礼道歉。有时我们这些做儿女的不理解,常拉着她的衣角,不让她老去,老母亲总是说乡里乡亲,没有什么世仇,以和为贵,赔礼道歉少事非,她也总是说你们大大他说话伤人,没什么心眼,别让别人往心里去,乡里乡亲也不多计较,自然都会和好如初。

长兄用是一件正方形有桃花春色满圆的长方形盒,那是他姑娘亲自挑选的。挑选时,她说他爸向往陶渊明的桃园式生活,平时爱下棋、吟诗,似有小知风范,这下可有闲心了。借此机会,作弟弟的向兄长默默道歉,平时在外,兄弟俩聚少离多,也很少有闲情一同对弈几盘,甚是遗憾。只能说,待它几十年,闲下心来,哥俩下它过通宵。再说,当年长兄在世时,到单位找过我几次,希望帮他做点生意,那时,虽为公家办事,主管物资采购,有些实权,但牢记父辈做“有怕举”之人的嘱托,宁伤和气,也不能破坏规矩,确实有损兄长自尊,但问心无愧,也请兄长无须怪罪。病磨让兄长过早离世,现要安心休养,多陪陪父母,想当年,兄长没少让父母操心。

兄弟几人齐心十分顺利地将祖先用红布包着的盒子取出后,径直放到了弟弟事先开到堤边的面包车,我轻声对祖先们说:让你门住小区了,搬新家了,坐坐老三开的面包车吧,好好看看现在的新农村,看看你们当年过革命化春节,奋战挑挖荷塘泥土的场面,看看汛期你们曾经日夜坚守的香河大堤,这大堤是不是比以前高了,更宽了,堤坡草坪更绿更密了。

很快将祖先们护送到新墓地,提前为他们的墓穴洒上高度的白酒,点上黄纸为他们暖了墓穴,并按照事先一家人商量好的位置将他们一一送进各自的新家,盖上黑色的大理石盖,点燃了冲天炮仗,子孙们静心默念,祈祷他们不再忙碌,不再为子孙操劳。

公墓是在通北河边的河堤平整而成,南边面向小河,左边常有高铁从东西鱼贯来去,右边是还保持原貌的小河堤坡,侧面而观,如同舞动的雄狮,后面是前湾的水塘,水塘的水清彻透明,老父亲常来挑水作为一家人的饮用与生活用水。这里看上去“左青龙,右白虎”,称得上一块福地、宝地。

公墓的东边是一片麦地,麦苗依旧绿色,几棵杨树的枝叶低垂,依旧散发着小时那泥土的芳香,西边是一片油菜地,清明节那天,细雨过后,是一片艳阳天,油菜花开得特别的黄灿,似乎在向祖先展示现代高科技增产的优势。如今电力线也拉到了公墓边,祖先们也不用愁过去煤油灯下烟熏火燎的。守望在此,应得安息。

很快,妹夫用水泥沙浆将七个墓盖密封结实,三个空穴的墓盖放置稳当,并将从老坟拉过来的几块完整的墓碑安放好后,大家恭敬地在墓前敬上香,燃起纸币、纸衣。妹妹们、弟媳们摆放好了事先准备的一束束洁白的菊花,安静地摆放在那,在阳光的照耀下,映衬着墓盖黑色的光,显得菊花的如此的淡雅。

小河边吹过来徐徐微风,拂过墓穴,墓穴旁的柏树微微点头,仿佛,再向这些子孙诉说什么,平安、吉祥,又好似祖先们看到了阳间的幸福生活满意、放心的感叹。

我忙双手合一,心中不停地念道我2008年写的一首诗:《清明思母》?“千里清明一日还,数枝淡花两泪含;梦里呼我凝相识,醒来问她不相谈。”以此作为对祖先们的追思!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 抹不掉的记忆

    记忆是时光里的酒,在岁月中尘封,时间愈久,就愈加醇厚。 上世纪90年代,我的故乡有几年...

  • 芭茅花

    已经是旧历的八九月间了吧,我选了一个风和日丽的晴天,回到了故乡老家。早晨,太阳出...

  • 心灵的升华――记一次主题党日活动

    2019年7月16日下午一点半,一辆满载53名党员的大客车,从锦秋花园驶向大场镇...

  • 善良

    写在前面:善良,并不需要做出惊天义举。如果心存善意,生活处处都给人们提供为善的幸...

  • 旧貌换新颜

    换了一个新单位,新单位没有台球桌,中午午休不能在单位打球了,我没有午睡的习惯,每...

  • 太阳出来喜洋洋

    抑制不住心头的喜悦,一大早,七十岁的老头我,白衬衫、黑裤子、黑皮鞋、红领带、红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