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美图 让心灵有个宁静的港湾 www.yueduwen.com
当前位置: 悦读文网 > 散文 > 散文随笔 >

心上飘过溜溜的云

时间:2019-08-07来源:悦读文网 作者: 城北老伯 点击:

心上飘过溜溜的云

――聆听诗人刘希涛朗诵经典美诗《康定老街》

陈敬标

“山风吹落了月亮/老街悠长悠长/大姐柔柔的发辫/搭在高原的肩上……”

今年六月底,我参加了上海出海口文学社在惠南文化馆举行的“回娘家”活动,有幸聆听到《出海口文学》社社长、著名诗人刘希涛在台上亲自朗诵他的早年名作《康定老街》。

好像一汪清泉,汩汩地流过,我的心田,登时被滋润、柔软、催生出久远的绿芽……

记得是上个世纪的六十年代,我在上海闸北三中读初中。

班上有个叫李尧尧的女生,人长得很漂亮,爱笑爱唱歌,两眼弯弯像月芽,两个小酒窝甜得醉人,用现在的校园词汇来形容,绝对属于校花级别。不过,班上大多数女生却孤立她,除了不忿她的云雀般的歌喉,更眼红她酷似电影《阿诗玛》中女主角的长相,甚至给她起了个“李烧烧”外号;至于男生,对她虽然好感,却也敬而远之,一是慑于她那小辣椒般的个性,二是羞于传说中她的妈妈年轻时当过舞女。

教我们音乐课的高老师,给我们上课时,喜欢一边弹着钢琴、一边让我和音乐课代表李尧尧轮流站到讲台上,带领同学们学唱新歌。

有一次,高老师教我们唱《二月里来》这首歌,等大家差不多会唱了,她就让我和李尧尧分别领唱这首歌的第一段、第二段,全班同学合唱第三段;当李尧尧很抒情地领唱第二段“二月里来好春光/家家户户种田忙/种瓜的得瓜呀种豆的收豆/谁种下的仇恨他自己遭殃”的时候,我觉得她的眼睛很亮、很亮。

那天放学回家的路上,李尧尧走到我面前,塞过来一张歌片(那年代学生中十分流行的、约一张扑克牌大小的黑白照片、上面是演员头像或歌曲),她对我说:“班长,这首歌很好听,也不难唱,我们把它学会,好吗?”

我接过歌片一看,上面是一首歌曲《跑马溜溜的山上》(即后来的《康定情歌》),我从小就喜欢唱歌,就拿着歌片随口哼唱起来,曲调还真是好听,我边走边学边唱,走到家里,这首歌也基本上学会了。

后来,在学校组织的初三年级毕业联欢晚会上,由高老师指导并钢琴伴奏、我和李尧尧演唱了这首《跑马溜溜的山上》,我脸上发烧、略有腼腆地唱到:“……李家溜溜的大姐/人才溜溜的好哟/”,李尧尧眼睛里满满的笑意、还向我微微地点了点头、唱到:“张家溜溜的大哥/看上溜溜的她哟……”一曲歌罢,台下不少男生的手掌都拍红了,不少女生的眼睛都很亮、很亮……

中考后,我考上了上海师大附中,上了高中;李尧尧进了上海彭浦机器厂,当了学徒。

1969年年底,我响应毛主席号召,报名去江西波阳县农村插队落户。出发前几天,李尧尧来到我家,送给我一把很漂亮的口琴。她说:“我去年就已经满师了,这是我用自己的工资买的,送给你,带到江西。”她看着我、喃喃地说:“真想,和你一起再唱《跑马溜溜的山上》”……

掌声鹊起。台上,诗人刘希涛的《康定老街》,抑扬顿挫,已近尾声。

李尧尧,你在哪里?我的心上,飘荡起一朵溜溜的、不散的云。

“……木门早已打开/咋不见你的模样/走不尽的康定老街/谁听我倾拆衷肠”……

2019年8月6日??上海锦秋花园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1)
100%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 抹不掉的记忆

    记忆是时光里的酒,在岁月中尘封,时间愈久,就愈加醇厚。 上世纪90年代,我的故乡有几年...

  • 芭茅花

    已经是旧历的八九月间了吧,我选了一个风和日丽的晴天,回到了故乡老家。早晨,太阳出...

  • 心灵的升华――记一次主题党日活动

    2019年7月16日下午一点半,一辆满载53名党员的大客车,从锦秋花园驶向大场镇...

  • 善良

    写在前面:善良,并不需要做出惊天义举。如果心存善意,生活处处都给人们提供为善的幸...

  • 旧貌换新颜

    换了一个新单位,新单位没有台球桌,中午午休不能在单位打球了,我没有午睡的习惯,每...

  • 太阳出来喜洋洋

    抑制不住心头的喜悦,一大早,七十岁的老头我,白衬衫、黑裤子、黑皮鞋、红领带、红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