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美图 让心灵有个宁静的港湾 www.yueduwen.com
当前位置: 悦读文网 > 散文 > 散文随笔 >

小油篓-小毛驴和我

时间:2019-12-03来源:悦读文网 作者: 王志海 点击:

小油篓、小毛驴和我

前几年去农村下乡,偶然一个机会,看见一个农民家里堆杂物的破房子里,有一个小油篓,黑黢黢的。我凝视了它许久。

说起小油篓,大多数年轻人都没有见过。它是用荆条编织而成的容器。差不多和坛坛罐罐一样,都是用来储存食物的。这几年,已不见它的踪迹了。

荆编是一门手艺,更是一种艺术。我们北方最常见的荆编产品有筐、笸萝、簸萁。还有一些生活用的小物件。

小油篓大约能盛十几斤麻油。大油篓有的用竹蔑编成。能盛几百斤油或白酒。

看见这个小油篓让我睹物生情,想起了一件事情。

踏进岁月的长河,掬一捧水花,映射出难忘的记忆。

四十多年前,有一年秋天,学校要搞勤工俭学,组织学生去山里割柴禾。

伙房的两位大师傅和管后勤的老师早早就做好准备。带上粮食、麻油、菜。

出发的那天,他们不知跟谁借了一头灰色的小毛驴,驮着两个油篓。里面装着麻油。

同学们背着行李,拿着镰刀,排着两队向目的地行进。

出发前,校长边之进行了简单的动员,讲了去后楼村割柴禾的注意事项和纪律。

那个季节是秋天,晴朗的天空上飘着几朵白云。领头的同学举着一面红旗,队伍唱着歌离开学校。真有点“红军长征”气壮山河的味道。

我教书的龙门所中学是个比较正规的乡镇中学。有初中、高中六七百名学生。

割柴禾的大军背着行李,不紧不慢的行进在一条向北走的土路上。歌声,说笑声穿梭在队伍中,夹杂着土路上扬起的灰尘。大家越走越慢,累了就坐下来歇歇。

从龙门所到后楼村大约二十多里的路程。那个时候没有交通工具,去哪里都靠两条腿走。

小毛驴驮着油篓,走在队伍的旁边,灰色的毛皮,油亮的肤色,看上去是很健壮的一头驴。两篓油也就三十多斤。对于小毛驴来说,驮这点东西真是小菜一碟。玩也似的。

那个年代农民家里不让养大牲畜。毛驴是生产队的劳动力。生产队专门有饲养员喂牲口。

学生不成队形地散走着 ,一位青年农民赶着一辆骡子车从队伍的身边经过,不知是哪个调皮鬼,突然用镰刀把在骡子的屁股上打了一下,骡子猛一受惊,撒开四蹄就跑。这赶车的人正横坐在车辕上,悠闲自得地看学生中的美女。没有防住,说时迟,那时快,他跳下车紧紧地拽着骡子缰绳,跑出有一里地才慢慢地停下来。

这一“非凡”的举动,引来一片笑声,恶作剧的制造者“人缘”好。没有人揭发。但庆幸也没有造成事故。

小毛驴也默默地注视着人类的举动,拉长声音嚎叫了两声。可能是在怒骂“坏人”吧!

过了牧马堡村,离目的地就不远了。山上的色彩逐渐斑斓绚丽起来,葱葱郁郁的翠绿色在天公的浓墨重彩下,就像一幅水墨画悬挂在大自然堆砌的山峰上。但在那个贫穷的年代,谁都没有心情去欣赏那美丽的风景。

走了这么远的路,肚子开始叫了,但还得忍着。

我拍拍身边的小毛驴,忽然有个学生提议说:“王老师,毛驴驮这么点油,你骑上他吧。”他这一说,正合我意。马上就骑在了驴身上。小毛驴没有反抗,一摇一晃地,顺从地走着。我骑着驴,显摆着,一幅悠然自得的样子。真像八仙里的张果老,骑在驴身上逍遥自在。

我的两条腿紧紧地夹着驴肚子,生怕掉下来。骑了一段路,我的屁股被驴脊梁磨的很疼。

快到村口了。我从驴身上跳下来,低头一看,傻眼了,裤裆里,两腿之间都是麻油,裤子上沾满了驴身上的泥和毛。

看着我绿色的军裤被弄成这样子。真是欲哭无泪,后悔不迭。那“翩翩风度”不知哪去了?“张果老的逍遥自在又不知哪去了?只剩下唉声叹气和痛苦的心情了!气得我真想揍小毛驴一顿。

在高玉怀老师的家里 ,他的妻子说有办法。让我脱下裤子。她烧了一锅开水,里面放了许多碱面煮。然后捞出来用棒槌敲。大约煮了两次,又用清水掏洗了几遍。凉干以后,没有油了,裤子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

在那个年代,没有洗涤灵,也没有洗衣粉。能把我的裤子洗涤的那么干净,实在是不容易啊!这件事,让我铭记在心里,感谢高老师和他的爱人,让她受累了。

原来那小油篓的塞子是用玉米芯做的,塞不严。随着毛驴走路的晃动,油溢出来后,又渗到毛驴肚子的两侧。从外表上,一点也看不见。

我的一身绿军装是别人赠送的,我非常喜欢。穿上它既精神又体面。许多学生以为我是退伍兵,背后叫我“老退”。

绿军装弄成绿油裤,我非常心疼。但思想起来,还是怨我自己,少不更事,轻狂浮躁。那年我二十岁。

一件有意义的事情,能让人永久记忆。一个笑话,一个洋相,不值得让人记忆犹新。其实,这事情不值一提,只是那段难忘的岁月,那些生活中的好人,值得永远记忆和怀念。

小油篓,我也念你物力维艰,曾经为学校奉献过。因此,把你和小毛驴都写出来。成为我记忆中的一个花絮。

作者:王志海,河北赤城县人。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 抹不掉的记忆

    记忆是时光里的酒,在岁月中尘封,时间愈久,就愈加醇厚。 上世纪90年代,我的故乡有几年...

  • 善良

    写在前面:善良,并不需要做出惊天义举。如果心存善意,生活处处都给人们提供为善的幸...

  • 芭茅花

    已经是旧历的八九月间了吧,我选了一个风和日丽的晴天,回到了故乡老家。早晨,太阳出...

  • 我看《水浒》

    《水浒》是中国四大名著之一。全书描写北宋末年以宋江 为首的一百零八位好汉聚义梁山...

  • “读书节”感言

    每年“读书节”,总要写一点东西,但发出去的不多,觉得读书乃人生自然之理,本不须老...

  • 听余秋雨演讲包头文明,重新探访“两个脚印”

    在固阳朋友的陪同下,这几天,走访了秦长城和怀朔镇遗址。总算了却了一桩心愿。因为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