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美图 让心灵有个宁静的港湾 www.yueduwen.com

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悦读文网 > 名家 > 柏杨 > 浊世人间 >

多妻制度

时间:2016-06-14来源:悦读文网 作者:柏杨 点击:

多妻制度

  有些正人君子看了美国电影明星的搞法,不禁摇头。我想,如果是为道德堕落、家庭危机摇头,还算师出有名。可惜正人君子之摇,往往是义和团之摇,便离题太远矣,他们曰:“哼(此一“哼”很重要,用以表示抓住小辫子之意),中国多妻制,洋人备加讥笑,说我们野蛮啦,说我们腐败啦,而他们三天两天便离婚,可以合法而公开地和很多女人睡觉,仔细想一想,不是多妻制是啥?”要是不仔细想想,多妻制和情人制,倒有点一样,但如果真的仔细想想,恐怕大大地不同。多妻制的精华是臭男人可以在同一时间同一空间,拥有很多很多太太,而情人制则恰巧相反,绝不能在同一时间同一空间拥有一个以上的太太。一个人结婚次数再多,像亨利八世先生,结了八次婚,不是八位太太并肩进入他的皇宫,而是鱼贯进入他的皇宫。多妻制下的臭男人一辈子只要结一次婚就够啦,他一次就可以娶进八个,比起情人制下的零星进货,乃大手面者也。

  因为多妻,所以产生宦官,因为一妻,所以产生情人——都是臭男人兽欲冲天的干法,教柏杨先生都有点不好意思。正人君子都想维持多妻,花了不少心思,皇帝的妻子最多,既怕她们跑掉,又怕她们跟别的男人上床,日夜战兢,放心不下。幸亏皇帝的权力也最大,乃把她们锁在一个院子里,风雨不透。不要说男人影子啦,就是男人味也闻不到,而且用的是以女人侍候女人的政策,真是牢固可靠,万元一失。问题在于,有些较为笨重的工作,女人体力干不了的,或者和外界接触,女人有许多不方便的。不知道哪个家伙,大概是被称为周公的姬旦先生吧,竟发明了宦官这门学问。男人虽是男人,生殖器却是割掉的了。该一类朋友,有男人的用场,而无男人的危险,真是绝大的贡献。故当皇帝的一直乐上不疲,为中国五千年优秀的传统文化之一,呜呼。“孔曰成仁,孟曰取义”,我想活生生把男人的生殖器割掉。恐怕不算是仁,也不算是义也。可是这种割掉生殖器的宫廷制度,五千年来,包括所谓圣人朱熹先生和王阳明先生在内,却没有一个觉得它不对劲,真是怪哉怪哉。以中国圣人之多,道貌岸然之众,又专门喜欢责人无已时,而对皇帝割人的生殖器,竟视若无睹,教人大惑不解。我想不外两个原因:第一个原因是,虽然有人觉得不对劲,但因该事和皇帝的绿帽子有关,便不得不自动自发,闭口无言。如果皇帝听了他的建议,废除宦官,找一批年轻力壮小伙子代他看守美女如云,恐怕绿帽缤纷,杀气四起,届时真得服巴拉松矣,历史上任何一个吃冷猪肉的朋友,虽名震天下,可是遇到皇帝割生殖器,就只好假装没看见。第二个原因是,五千年来,君焉臣焉,贤焉圣焉,都在浑浑噩噩混日子,可能根本没有一个人想到活生生割掉生殖器是不道德的。中国文化中缺少的似乎就是这种敢想敢讲的灵性。皇帝有权杀人,他就是“是”,不是说割掉几个男人生殖器没啥了不起,就是杀掉千人万人的脑袋,也理所当然。积威之下,人味全失,而奴性入骨,只要你给我官做,你干啥我都赞成。

  多妻制因有绿帽恐怖,所以产生了宦官。除了宦官之外,帮闲的圣崽还发明了些哲学焉、理论焉的玩艺,把女人结结实实关在内院,除了“三尺之童”外,别无男人的影踪。幸亏十世纪之后,宦官是皇帝的专利品,大概当皇帝也知道把人的生殖器活生生割掉,残暴不仁,是狗娘养干的勾当。可是为了自己的利益,又不肯把它取消。想了又想。乃拿出“幺鸡吃烧饼学”精神,只准他的幺鸡吃烧饼,不准别的幺鸡吃烧饼。也说是,皇帝防太太,可用割掉男人生殖器之法;其他小民防太太,则不准遵割炮制。如果大家都遵割炮制的话,男人中恐怕一半都要被动手。呜呼,东夷之国也,西夷之国也,有阉猪的,有阉羊的,有阉牛的,只有中国,连人都要阉起来,而且堂而皇之地阉,被阉的家伙一旦时来运转,像魏忠贤先生,像李莲英先生,简直把国家人民都当成玩具,玩了个够,你说中国的传统文化中,真的不缺少一点东西乎?

  洋大人因为只有一个太太,容易看守,用不着像中国这样出奇制胜。前己言之,中国皇帝固天生的超级嫖客,其实洋皇帝也差不多。女人如何形式的萌芽。从低级到高级,这是运动的一般规律。参见,我不知焉,我只知道臭男人一旦衣食无缺,再有一点钱,或再有一点权,就会不安于室,脑筋里的怪念头就会纷纷上市。如果该臭男人是一个皇帝国王,法律既不怕,道德也不在乎,舆论更当成个屁,他自然更花样翻新,除了皇后王后一人之外,必须另有一两位“情人”才算过瘾。洋皇帝中没有情人的,似乎还没有听说过。中国皇帝对女人,采取的是一把抓主义,或李隆基和虢国夫人有一手,那一手也不明显,不过小民想象,她每天和色狼鬼混,还能混出啥名堂?乃姑妄猜之,大家也觉得猜不错,而他们自己固未公开乱搞也。

  洋皇帝则有不同,情妇是光明正大的,犹如中国割掉男人生殖器是光明正大的一样。法国国王路易十五先生的情妇玛丽·珍妮·碧谷女士,不过是一个小小帽子铺老板的女儿,在遇见路易十五先生之前,穷得滴溜乱转,后来天赐良机,一个皮条型大臣杜巴利先生,发现她美貌无双,就把二人牵在一起。一个色中饿鬼,一个钱中饿狼,各取所需,以后的事就不可说啦。换在中国,早用宫车把她载紫禁城,“封”个什么妃、什么嫔、什么夫人矣。可是洋大人之国不兴那一套。洋大人兴的乃是情妇制,路易十五先生就命令她和她的荐主杜巴利先生结婚,因而成了杜巴利夫人。他们结婚虽然结婚啦,据古书上说,却并没有发生结婚之事,白天在一起,一到了晚上,杜巴利先生去嫖他的,玛丽女士也去嫖她的。路易十五先生花到她身上的钱,共达一千万金元之多,而她从前固连二十块银币都没见过也。结果被法国革命军捉住,绑在断头台上,“喀嚓”一声,玉头落地,糟哉。

悦读文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 不要给人机会

    不要给人机会 就在去年冬天,柏杨先生碰到一件窝囊之事,当时气得恨不得放把火烧了他...

  • “赋性无耻”

    赋性无耻 柏杨先生跟人交战,因为不是书生料子的缘故,失手之处,涉及到人身,大概有...

  • 窝里斗

    窝里斗 袁晴晖先生伸手就揭底牌:忠臣受害之惨和小民受祸之烈,其心情沉重,可透穿纸...

  • 耳朵的灾难

    耳朵的灾难 西洋人曰:发明火的人,是大智慧的人。其实,发明往女人耳朵上挂东西的人...

  • 吃死孩子

    吃死孩子 口红这玩艺是洋人发明的,中国土货曰胭脂,女人用来抹到唇上,以示娇艳欲滴...

  • 西洋文明

    西洋文明 头发即是女人们在她自己身上唯一可露一手之处,当然会全力以赴。河南坠子有...

推荐图文